首页 > 书库 > 《玲珑花浅》玲珑花浅下载 君臣文 玲珑花浅冰山攻

玲珑花浅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玲珑花浅》的小说,是作者玲珑秀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花浅吃过中饭后,就坐在桌边等着名大夫来。小言叫她

|更新:2021-01-12 12:04: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玲珑花浅》的小说,是作者玲珑秀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花浅吃过中饭后,就坐在桌边等着名大夫来。小言叫她

《玲珑花浅》免费试读

花浅吃过中饭后,就坐在桌边等着名大夫来。小言叫她先睡会,等名大夫来啦,一定会叫醒她的。花浅是那种睡着了,就很难醒的人。而且她也想瞧瞧这时代的名医的风范,上次瞧到名大夫,她只记得名大夫的胡子,人是没仔细瞧过。

花浅和小言两个正说着说,听到外面有好多人的脚步声和说话声音传来。花浅很是稀奇的瞧向小言看,只见小言一脸笑的说:“小姐,一定是名大夫来啦。府上的主子们也一起来瞧你啦。”小言快步走过去,把门打开,然后低头立在门边。花浅也站起来立在桌旁。花浅瞧到一群人华丽丽的出场似的,光亮闪得花浅的头都有点晕啦,定了下神。只见她年轻帅气的爹伴着胡子男人走在前面,而她的娘亲跟在后两步脚的距离。伴在他们身后的人,俊男美女有五六个,还有妇人手上抱着小孩。进门的只有胡子男名大夫和爹娘,别的人都停在门外,小言问过安后,就立在花浅的身边。花浅叫:“爹,娘。”就瞧着胡子男不知要叫啥啦,没吱声怕叫错。

“来,先坐下,浅儿认识我吗?”胡子男问。花浅摇头坐到桌边。只听到胡子男说:“我是名伯伯,浅儿,你的头痛不痛啊,有啥地方不舒服。”名大夫一边说,一边号起花浅的脉来。花浅说:“头有点痛,不能多走路。”半刻时间后,他点点头,摸了下花浅的头说;“嗯,不错。浅儿这阵子都好乖,没有调皮,我给你拆掉头上的包后,你就可以出屋子了,去院子里玩会,但不能出你自个的院门。”花浅点头。小言端过水来,让名大夫净手后,名大夫轻轻拆下几圈布条后,叫小言换水过来,再轻轻将花浅额头用布条拭净。这时,花浅只见爹娘上来仔细瞧了瞧后。看向名大夫,做娘的说:“这伤痕会不会消不了?”说着眼就红。名大夫拿出一盒药膏给小言拿着:“小言,以后,分早,中,晚三次给小姐抹。保小姐十天后,就瞧不出任何伤啦。”然后又对着花浅的娘亲说:“你放心,浅儿命大,是个有福气的孩子,这关过啦,以后就有好日子啦。”

花浅的爹也过来,对着名大夫说:“浅儿这次大难,多亏名大夫你啦。谢谢,浅儿过来,给你名伯伯见礼啦。”花浅过去之后,想着这个时代跪是平常人的大礼时,也就到名大夫跟前要跪时,名大夫赶紧扶起她说:“浅儿不要跪,你的脚伤还没有好,你活着,伯伯心里也喜啊。”花浅瞧下爹娘的脸色,只见做爹的一脸不高兴的瞧着花浅,有点似气花浅没听话的表现。花浅一瞧没想那么多,张口就跟名大夫说:“名伯伯,要是我不跪的话,我怕爹爹在你走了后,会罚我。”“哈哈哈,浅儿还是没有啥变啊,心里想啥就说啥的。”只瞧到名大夫兴奋的胡子都动啦。

“花老弟,我就喜浅儿这直性子,本来瞧着她一直没开口,还有点担心以后听不到这么真的话啦,浅儿这样就好。”名大夫说时,花浅瞧着她爹的脸总算是晴啦,就知过了关。到了这时,心里才真正知道,这个爹就是管她现在所有的人。这次再见面,花浅隐约觉得这个爹对她不是很喜欢样。而娘对她就和一般的娘一样,也不是很疼她样。花浅的心沉了沉,再一想,她这次的人生是拾来的,自个一定要珍惜。再说也许自已的直觉也不见得对。那怕这爹娘真不喜她,到时找出不喜的原由,自已再慢慢改过来就是。而且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花浅的爹娘送名大夫出去后,花浅的房子里进来几个男女,小言对着其中的一对穿着清清淡淡色的年轻男女叫道:“大少爷,大少夫人。”花浅瞧着那对男女也就十多岁的样子,男的双眼大而有神采,鼻梁高高,嘴生得端正,女的有双笑眼,仔细瞧去,明丽动人。就好似天生一对佳侣。两个人弯着腰在花浅面前,花浅心里正念着:“嘻嘻,好好看的一双人啊,还是我大哥,嫂子。真真好,以后可以常去看啦。”“嘻嘻”花浅听到一阵笑声,只见她面前的一双人脸红红立起,她大哥用手点着她的头:“浅儿,有你这样说哥嫂的吗?”花浅瞧到小言都在笑,心里明白,原来自个说了出口。想到这个大哥这样的表现,瞧上去是对自个好的,就跟着说:“大哥,嫂子,浅儿不敢啦,浅儿以后只在心里想,不说出来。”

只见那嫂子也笑着问:“浅儿,我和你哥哥来过几次,你都在睡,你现在好点没有啊。”花浅点头:“谢谢哥哥,嫂子,我好多啦。”“嘻嘻,没想到浅儿这次伤后,还懂事啦。”有个少女穿着蓝天色的襦裙,清清丽丽站在一边,温温柔柔的音调。这时只听小言说:“小姐,这是大小姐。”花浅盯着她看,大声说:“姐姐,你也长得和花样的好看。”“哈哈哈,浅儿,行,行,说得好。不过,我和你嫂子有事先行,你好了后可以到我们院落来玩。哈哈哈,和花样的柔儿妹妹就陪着妹妹多呆会。”只见那做哥的边说边笑和嫂子往外走。

这下做姐的用手就来拧着花浅的耳朵:“叫你皮,姐姐也是你乱说的。”想到自个前世和安就是这样玩闹的,花浅的心里就对这个姐姐亲了三分。只见一妇人牵着一个小男孩进来,那小孩浓眉大眼,穿着一件绿袍,可爱的让花浅瞧着就想亲,见妇人说:“见过大小姐,二小姐。”那小男孩已开口道:“咦,二姐没变呆子啊。”花浅听后,这孩子话说得怪怪的,让人听着真不是味。这时只听到她身边这个姐姐已经发话啦:“张妈,你跟在二少爷边上,让他听了些瞎话,自已撑自已三下,下次不要再让我听见二少爷口里瞎话。”话一落,那妇人啪,啪,啪。三下往自个脸上去,完后低头道:“谢谢大小姐,谢谢二小姐。”“远儿,过来跟二姐姐说对不起,下次不能再犯戒啦,明不明白。”花柔对着男孩说。只见男孩乖乖的走到花浅面前,拉着花浅的手说;“二姐姐,是弟弟错啦,你别生气。”花浅瞧着这孩子这么乖巧,借机摸了他的脸说:“好,姐姐不记你。”

花浅眼一闪,瞧着门口还有一妇人,微微笑穿着一件碎花粗布襦裙,抱着一个两三岁大的女孩,那个小女孩也不闹事,大大的眼只静静地瞧着屋内几个。花柔对着那招招手,那妇人进来后,问安:“大小姐,二小姐,二少爷,好。”花柔笑着说;“Nai娘,你都不早点和语儿进来。浅儿,是Nai娘,还记得吗?”花浅赶紧叫了:“Nai娘。”只见妇人眼一红,:“二小姐受苦。”花浅瞧过小言说:“Nai娘,我不苦,只是累到小言。”小言这时对着妇人叫;“娘,我没累,小姐不会让我累的。”只见Nai娘说:“上次瞧二小姐睡着的,后面没空过来,这次瞧到二小姐没事,就好,这就好。”那个小女孩大眼闪闪的瞧着这个又瞧着那个,嘴里开始吹着泡泡,Nai娘笑着看她吹泡泡,就说:“三小姐饿啦,要吃饭啦,二小姐我得空就会过来瞧你,你好好养着,绣花的事不急,等你好全啦,我们再说。”

花浅这里,还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她心里是喜欢的。但久了就体力有点受不了,花柔瞧着她的脸色有点不对劲,也就跟着说:“你休息,我们大家都走,等你得空啦,叫小言陪着你,到姐姐那去。”花浅笑着答:“好,谢谢,姐姐。”人走后,花浅往床上一躺就睡过去啦。到了吃晚饭时,小言叫了半天,才叫醒她。结果,吃了晚饭,喝了药后,花浅半坐在床上和小言说话着,这下小言也跟她多说了,家中人的一些事。

花浅才知,这个家里有爷爷的,只是在花浅的爹当家一年后。这位老爷子偷偷走人啦,就丢下一句话,要去游历天下的山山水水,让晚辈不要担心,他会不定时叫人传话报平安的。当时把花浅的爹气得够呛,但自个有这样的爹也只有认啦。这几年老太爷都会隔一阵子,叫人传消息,报平安。就是不管花浅的爹说得多好,老太爷就是不回家。花浅叹道,原来古人也有这么洒脱的。话说她爹在他那一辈是正房,本来是行二,上有哥哥,当家的是哥哥。那知这个哥哥更过分,成亲后生了二儿一女后,就抛下这一切,说是要当僧人,不管家人妻儿哭闹不休。更不理花浅的爹是啥心态,就把一大家的大大小小的财产本本,往花浅爹怀里一丢,跟花浅的爹说,以后不用叫我大哥,就叫我法号:“悟静。”自此没归过家。

花浅听后,只觉得这家人都是高人来的。难怪老太爷要跑路时要偷跑的,要是给她爹知道的话,想来老太爷子也是跑不了。也怪不得,老太爷子在没有玩够前,是不敢回家的。想来花浅的爹也是个负责的人,大的,老的才敢放心的跑掉。留下他守护着这个家族。这个家中还有三个叔叔,都在外居住,过年过节才会回到这家里边,两个姑姑都嫁啦。

小言说,花浅的爹那代是用平字的,人称平宣。娘是娘家姓江。哥叫花安行,姐花柔,弟花安远,妹花语。。。。。花浅在小言的说话声中慢慢就睡啦。

《玲珑花浅》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