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挽清》挽清霜 Mary 挽清年上攻

挽清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载涛,周佳氏的小说《挽清》此文是舞慈荏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新书上传,急需支持,恳请亲们惠赐一点点击、推荐、

|更新:2021-01-12 06:01: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载涛,周佳氏的小说《挽清》此文是舞慈荏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新书上传,急需支持,恳请亲们惠赐一点点击、推荐、

《挽清》免费试读

新书上传,急需支持,恳请亲们惠赐一点点击、推荐、收藏、书评神马的,小舞感激不尽啊~~!!

+++++

一卷卷的绸缎堆在桌上,首先由老夫人挨个儿仔细看了,选中了两匹,接着才到婉贞。至于宁古塔氏和周佳氏则要等她选完才能选,最后剩下的才会给青瑗。这便是三妻四妾身份上不同带来的严格的主次之分。

婉贞皱了皱眉头,一眼看去都是花花绿绿的鲜艳颜色,说实话实在不大符合她的喜好,但时下的人们喜欢的就是这种花团锦簇,她也只能入乡随俗,于是随便指了两匹也就罢了。

剩下还有许多,宁古塔氏和周佳氏满脸喜色,正要上前挑选,没想到一直默不作声的载涛突然说道:“且慢!”

一屋子人都吃了一惊,转头看着他。

他走上前来,细细地看着婉贞,问道:“你就只选这两匹?”

婉贞讶异地点了点头——怎么,她选什么料子跟他有关吗?

“妾身还有许多衣服没穿,实在不必多添新衣了。”她实话实说。

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说:“这怎么可以!”转头翻了翻那一堆绸缎,亲自挑了几匹出来,“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给福晋留下。”

梁老板乐得眉开眼笑,急忙道:“是,小的知道了。”

婉贞莫名其妙看着载涛,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得到宁古塔氏和周佳氏嫉妒的眼光。

老夫人也笑开了脸,说道:“难得涛儿你总算明白过来了,这还是你第一次亲自给婉贞选衣服呢!她毕竟是你的福晋,以后可要多照顾些才是,别老一门心思放在狐狸精身上。”

这话说得可有些伤人了。婉贞不禁瞟了一眼一直静静缩在角落里的青瑗,果然见到一张煞白的小脸。

暗自叹了口气,她有些不忍,不过现在也不能说什么,转回头来,她看着载涛,道:“多谢爷的关心,不过妾身真的用不着那么多衣服,做多了便浪费了。”

他却直直看进她的眼中,说:“这可不是什么浪费,而是身为贝勒福晋该有的行头。就快过年了,循例你是要进宫给老佛爷贺年的,难不成想穿着旧衣服去触霉头吗?”

什么?!

仿佛晴天一个霹雳,婉贞整个儿给震傻了。

当今的老佛爷,不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慈禧太后吗?!她要去给她贺岁?!

“婉贞,你怎么了?”老夫人狐疑地看着她,问道。

“呃……不,没什么。”她深深吸了口气,勉强压下心中的震惊之情。看看一屋子人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可想而知给慈禧贺岁的事情绝对不是什么新鲜事,唯独她这个穿越过来的人不知道而已。此时最重要的就是镇定,万万不可慌张,露出马脚。

努力平息了一下心情,她想起后世里对慈禧的评价。都说慈禧是个阴狠毒辣的女人,而且据说奢华**至极,要是她真的穿着旧衣服去,又被人发现了,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事!

心头突然忍不住又是一阵恐慌——怎么办?真的要去见那么恐怖的人吗?

“你不是忘了吧?这可是宫里的规矩,每年都要去的去年、前年不是都去过的吗?”载涛的声音唤回了她的注意,她抬眼,正好对上那狐疑的眼神。

“呃……没,怎么会呢,这种事情怎么能忘记?”她急忙强笑着说。

去年、前年的Chun节她可都还在二十一世纪的家里呢,哪里知道正牌的婉贞要去见慈禧太后?

这个真相却是不能对任何人说起的。

她不着痕迹地移开了眼神,不敢再与他对视,免得他从自己的眼神中看出端倪。

“多谢爷亲自为妾身挑选的衣料,时候不早了,两位妹妹,你们也快选吧,待会儿还要量身呢!”她岔开了话题,道。

这是近一年来磨练出的本事,任谁也抓不到把柄。宁古塔氏和周佳氏虽然听得刺耳,却也不敢在老夫人和载涛面前显露出来。再说时间确实也紧张,便乖乖地专心寻找起自己喜欢的面料。

等她们选完,最后轮到青瑗,她也像婉贞一般随意选了一匹,便再也不要了。这种谦卑的态度看来还比较合老夫人的心意,总算是没有再出言给她难堪,只是奇怪的是载涛并没有像对婉贞一样帮她,婉贞不由得怪异地看了他一眼。

难道他其实并不像她想象中那么喜欢青瑷?

选完了料子,载涛就走了。剩下的是量身,虽说她们四个都是他的女人,彼此之间用不着顾忌太多,但毕竟还有老夫人在,不大方便。

量好了身,婉贞便送走了老夫人,然后趁着宁古塔氏和周佳氏的酸言酸语还没出口之前,赶紧溜了。虽然那种话她从来就不放在心上,因此从不会对她造成任何伤害,但既然不能翻脸,又不想忍受那些喋喋不休,自然只有走为上策了。

原以为回到房里能松一口气,没想到一眼便看到屋里那人,顿时一阵无力的感觉袭来,她连叹息的力气都没有了。

今天他贝勒爷是很闲吗?不用去画画吗?不用去学戏吗?

很想掉头就跑,但俗话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若是他存心找她,难道还能躲一辈子不成?

于是乎,她只好不情不愿地,一步一停地慢慢向屋里“蹭”过去。

他早在屋里看见了她,默默地注视着她一步步走进来,微微弯起了嘴角,似笑非笑:“你似乎并不愿意见到我。”

话里貌似很有玄机啊!她心头一跳,勉强笑了笑,说:“怎么会呢?爷多心了……不过今儿个爷倒是有空啊!”

平日里难得见到一面,今天却总在她面前晃悠。

他抓起桌上小碟子里的一颗蜜枣,放进嘴里——那是她的最爱,也是平日无聊打发时间的东西。

“你觉得我会有什么事忙吗?”

“……”

她无言以答。

他又吃了一颗蜜枣。

她死死盯着他的手,心里在哀号——那是她最喜欢吃的东西啊!

他看着她,眼中染上了笑意。

“今儿个制衣,你似乎并不感兴趣的样子。我还没见过不喜欢新衣服的女人。”他说。

“爷说笑了,我……妾身很喜欢啊!”她有点心虚,赶紧假笑着说。

跟一般的女孩子一样,她当然喜欢新衣服。只不过她冬天喜欢防寒服,夏天喜欢短裤短裙,他能做给她吗?

既然没有心头好,那么做什么、穿什么衣物都无所谓了。

“‘妾身’两个字,说得很难受吧?直接说‘我’就好了。”他笑着说。

她不禁心头再次一跳——他发觉了?

猛地手又被他抓住,随即一股大力传来,她一时站立不稳,顺着那股力道倒在他的怀里。

唇上被温热的气息所笼罩,等她回过神来,他已经重重地吻了下来。

“……爷!”她吓了一大跳,稍微愣怔之后立刻用力推开他。

“怎么了?咱们可是夫妻不是么?”他并没有生气,只是坏笑着,那笑容中有她从未见过的东西,一些……足以令人脸红心跳的东西。

是啊,她这具身体和他,确实是夫妻!可是……

他却不由分说,再次将她拉进怀中,重新吻上她的唇。而这次,再也没有分开……

《挽清》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