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抚养权是我的》有抚养权对方不迁户口 RPS 抚养权是我的T吧

抚养权是我的

现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抚养权是我的》由饶为为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小霞,谭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回到告口的第二天,大晴。 太阳从窗子照进来

|更新:2021-01-07 12:02: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抚养权是我的》由饶为为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小霞,谭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回到告口的第二天,大晴。 太阳从窗子照进来

《抚养权是我的》免费试读

回到告口的第二天,大晴。

太阳从窗子照进来,洒在窗边的书桌上,使得整个房间分外明亮。父亲周新坤早已下地劳作去了,炤台是温的,给她留了一些饭菜。周小霞赖在床上,仍没有起床的意愿。

一阵摩托车马达轰鸣声由远及近,消失在门口。

“砰砰砰…砰砰砰”门外似乎有人在敲门。

“谁呀”周小霞边问边起床穿上睡衣。

“我是谭妈!三队的!徐青松的妈妈”

“哦,是谭妈呀,您稍等,我马上给您开门!”周小霞胡乱在头上梳了几下,跑到堂屋把大门打开。只见一个矮胖老太太和一个提着纯牛奶的年轻小伙子立在大门口,面带笑容。周小霞是个明白人,知道这是给她介绍对象来。不过这也太直接了,招呼都不打一个。

周小霞与谭妈都是本村人,偶尔有一些照面,跟她儿子也是年纪相仿,一眼就认出谭妈来。周小霞伸伸懒腰,右手摸着后颈,说:“谭妈,这是干什么啊?快请进,进屋说。”说着将两人请进了堂屋。周小霞心里想着现在的人消息可真灵通。

谭妈这个人,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媒人。每年说媒成功的都有好几对。从今天的表现来看,谭妈确实敬业,昨天才离掉,今天就来说媒了。

“昨天去小卖部买盐,碰到你爸爸了,说你今天会在家,所以就过来看看你。一点小意思,不像话!”说完从小伙子手中接过牛奶交给周小霞。

“您这是干什么呢!”周小霞将谭妈的手推了回去,谭妈也不示弱,硬要将牛奶塞给周小霞,两人在那拉拉扯扯。周小霞执拗不过,只好收下,顺手将牛奶放在了墙角。

周小霞将放在墙边的三把椅子拖到了堂屋中间,摆成三角形。

寒暄间,周小霞时不时瞟上一眼谭妈身旁的男人。男人看上去接近四十,个子不太高,差不多不到一米七,皮肤黝黑,身材魁梧,典型的庄稼人身板。从衣着看,明显是仔细梳妆打扮了一番,一双咖啡色休闲皮鞋擦的噌亮。

男人话不多,附和着谭妈的介绍不时点点头。谭妈说他是远房的侄子,叫钟永波,开挖机的,今年41岁,未曾有过婚育史,年收入十万加。谭妈介绍的时候,把年收入十万加反复强调了几遍。

在农村,年收入十万以上,算很不错,此人也长的不算差,怎么到四十岁了都没娶上老婆呢?难道是身体有问题?又或者是心理有问题?一连串的疑问涌进周小霞的脑海。尽管她清楚是不可能跟面前这个男人发生点什么的,但又不好直接向别人说明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还怀了别人的孩子。

“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大爱说话”谭妈说着,露出一嘴恶心的黄牙。

都快成老头子了,还孩子。周小霞强忍着没笑出声来。

谭妈摆摆手,继续说:“哦,你别误会,他是不爱说话,可不是哑巴。”

为了印证谭妈的话,钟永波开口了:“让您见笑了,呵呵。”

“您别称呼我“您”,我比您小!”周小霞咯咯笑了起来,嘴角勾出动人的弧度。

本来周小霞对说媒之事就没任何心理准备,加上钟永波又不是个能说会道之人,整个谈话氛围及其尴尬,

空气都快凝固一般,披头散发穿着一身睡衣在那里,浑身不自在。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想打发他俩走人,却又觉得有点不太礼貌。

谭妈适宜的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周小霞。周小霞礼貌的接过名片。塑质名片摸起来质感不一般。

“专业婚介”周小霞轻声读了出来。

谭妈点点头。

“我们也就不打搅了,名片上有我电话和微信,有意向的话,可以加我微信详聊。”说完,谭妈与钟永波起身准备回去。

“哟,这不是谭妈吗?稀客呀!”突然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是张嫂。只见张嫂左手将一篮子鸡蛋放到脚边,右手扶着门框。“哎哟,累死我了,别看这几个不值钱的鸡蛋,还挺重的咧。”说完,张嫂将上衣外套口扣子解开,拭去额头不多的汗珠。

张嫂的家就在周小霞家后一百米,中间隔一个鱼塘,对周小霞家里的动态是摸得清清楚楚,提一篮子到周小霞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为了啥。

周小霞成长于单亲家庭,父亲一没钱,二没权,就连房子都还只是个平房,这离了婚,倒还门庭若市了,短短几十分钟,居然来了两波人。

“怎么不多坐会呢?吃了饭再走!“张嫂是个好客之人,说话客气的很。

“不啦!不啦!家里有事等着呢!”谭妈礼貌地微笑回答。心里却暗暗骂张嫂不厚道,前脚刚走,后脚就来撬她的生意。一脸不高兴的坐上钟永波的摩托车离开了。

由于早些年的胎儿性别鉴定管理不严,加上重男轻女的思想在农村根深蒂固,很多人都想生个男孩传宗接代,怀的若是女孩直接堕掉,那些年的不负责的堕胎给人口比例带来严重后果,导致如今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媳妇难娶。现在好了,农村出现了大量的光棍。男孩到25岁还没结婚,家长就开始着急起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早些年生了儿子的欢天喜地,现在却在为娶媳妇发愁,媳妇娶不上,还是无法传宗接代。

张嫂的独子张浩然今年三十四,比周小霞大两岁,也算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周小霞嫁到贵州后,两人基本就没怎么联系了。

还没等张嫂开口,周小霞便发话了:“张阿姨,您看我…这…衣服也还没穿,头也没梳…”

“不要紧,你先去洗漱,我等会你。”

“您有什么事直接说吧,等会我可能还要去镇上一趟。”

张嫂把鸡蛋挨着牛奶放下后,自己拖过椅子就坐下了。然后关心的问:“昨天才回来吧?”

“嗯”

“离掉了把?”

“嗯,昨天离掉的。”

“呀,不简单,听你爸说,打了几年的官司?”

“嗯,起诉了三次,这次总算离掉了,离个婚真不简单,还不如不结婚的好。”周小霞被这次的离婚诉讼搞怕了,对婚姻产生了恐惧感。

“有什么打算没?是出去打工还是就留在家里做事?”张嫂继续问。

“不出去打工了,打算就在潜江找点事做。您先坐会,我进去换个衣服。”

几分钟后,周小霞换了一身运动服出来,整个人看起来清爽许多。两人接着又拉了会家常,张嫂说家里还有点事要回去,然后又像想起什么,转身对周小霞说着:“对了,你手机号多少?我儿子说有点事找你的。”

周小霞如实将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张嫂。张嫂如获珍宝,开开心心离开了周家。

《抚养权是我的》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