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神尊眉眼储星光》吞天神尊 BG文 神尊眉眼储星光耽美狼

神尊眉眼储星光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松尧神,松尧的小说是《神尊眉眼储星光》,它的作者是十月流景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他像是个好心肠的人,直接朝龙疏笑笑,随后拿了桌上

|更新:2021-01-07 06:01:2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松尧神,松尧的小说是《神尊眉眼储星光》,它的作者是十月流景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他像是个好心肠的人,直接朝龙疏笑笑,随后拿了桌上

《神尊眉眼储星光》免费试读

他像是个好心肠的人,直接朝龙疏笑笑,随后拿了桌上的一个小竹篮递到她面前。那小竹篮里放着几张色泽金黄,且有香气逼人的肉火烧。

什么礼仪先放到一处,龙疏挽挽衣袖,直接就着他那拿着竹篮的架势吃了起来。

嗯~皮薄馅多,鲜美多汁。许是饿了太久的缘故,她三两口直接一个火烧下肚,随后又在篮子里拿起一个先吃着,眼底将这四周打量了一番。

“你能告诉我这是何处吗?”

松尧见她才想起自己,也不怒,将手上的竹篮放置一旁,便坐在了龙疏的身旁,对她道:“希珏。”

竟还在希珏,昨晚发生的事龙疏还历历在目,只是惊讶于这人毫不摆在明面上的修为,看着懒散不修边幅,竟在那妖邪手中全身而退还顺手将她救了出来。

龙疏朝面前这人看去,“你是何人?”

松尧本就亲和的脸上又添上了几层笑意,凑到她跟前道:“身在一块生地醒来,先是填饱肚子,又是问了何处,最后来关心的才是我的身份,你这小丫头的胆量倒还真不错。”

龙疏笑嘻嘻推辞:“夸奖了,我自生来捣蛋,没有几次是在正儿八经在自己屋子里头醒来的,莽荒草地,荡漾湖水,天为罗盖地为毯,日月星辰伴我眠嘛。”

松尧被她逗笑了,一双桃花眼弯的十分漂亮:“你倒活得自在。”

龙疏朝他呲牙一下,又问了一遍:“既是夸奖我,那你是何人?”龙疏这惊奇的脑回路属实异于常人,不过好在这鬼哥能跟上她的思路,并且十分不勉强。

不过,她也半分没忘当初在魔界水华殿外时,那螃蟹与她说的那番话,虽然最后被赫川给打断了,但好歹听到了重点,眼前这人,是魔君的心头宝?

咦~龙疏幻想了一下这人缩成一团在魔君跟前承欢的模样,心中委实就不那么顺畅了,怎么想怎么诡异,难不成她将那螃蟹的话给听错了,但转念一想,不对啊,当时也没间螃蟹做出别样的解释啊。

这——那她是不是该与他保持些距离,也好避免以后那天炎殿的魔君闹到自家龙宫跟前去。

但龙疏瞧着面前这人也没对自己的身份存着半分介怀,直接大方说与自己:“我叫松尧,如你所见,魔界中人。”

龙疏还于心中默默的念叨了两边这个名字,松尧,松尧,他这名字倒是不错,只是为什么这么耳熟呢?

松尧瞧身旁女孩那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好心给她解释:“先前我们就有过一面之缘,只是当时本尊有些失礼,怠慢了龙二殿下,你莫怪啊。”

龙疏摆摆手,一脸无所谓:“好说。”

等会儿,龙疏突得一愣,她是不是跳过了什么?方才这人称自己为何,本尊?“尊”这一名号不是只有昭星一品的神仙才担得吗?那他……

再等会儿,他叫什么来着,松——尧?

龙疏十分不自信的朝他望去,从头到脚,从头发梢到尾巴根,又在脸上转了三圈。她快哭了,这到底和那位身份尊贵的七城之主哪里能扯到一块去?长相吗?龙疏一直以为能担下管辖七城重任的,怎么说也得是个头发花白的老爷爷。衣着吗?这衣角飘逸的一身赤红,比龙疏的衣裳还艳三分,哪里有半分沉稳庄重的样子。

可,这很明显就是事实。

龙疏认命的将那还未吃进嘴里的半块火烧放到床边,身形利落的下床穿鞋,整理好衣襟,然后“哐”一声直直跪在他面前。

“神尊,您老恕罪,实在是小仙见识短浅,竟没将您认出来。但…但我也是有苦衷的,您看啊,先前我父王时常将我禁在那西海,所以我便没有机会去这三界和神尊您的七城去看看,所以说也没有那个运气,看一看您的尊荣。还有啊,神尊,小仙此番是有些亵渎了您,但是您能不能看在先前在水华殿时,我给您读了那一个小时零两刻钟的睡前故事,微微抬手饶我我这一届小仙。我…我保证,日后回了龙宫,定会将您的神像挂于大殿内,时时香火供奉,半分不会耽搁。神,神尊您,您觉得呢?”

这番为了保命絮絮叨叨一大堆,也不知道那神尊听进去了多少,龙疏也着实唾弃了一把自己的好运气,先是碰见个不顾天规森严的妖怪要致自己于死地,现在又碰见个里外都尊贵的一品神尊。

龙疏视死如归的闭了闭眼,暗自嘀咕:“这老天是不是看我逃了与赫川的婚事,刻意来收拾我。”

“先前瞧你是个皮实性子,怎么现在倒害怕了?”

龙疏又将头低下去半分,自居柔弱道:“先前是小仙并不止是神尊大驾,才鲁莽行事,所以您别见怪。”

松尧顺着她的话自顾笑了几声,便没了动静。

龙疏摸不透他的心思,只觉得这人应该是个好说话的主儿,所以她将那快到垂到地面上的脑袋抬了起来,直直撞见那副墨色的眼睛里。

龙疏愣了,松尧却没有,往前走了两步,到她跟前,将龙疏脑门前那缕因行礼翘起来的头发顺到耳后,陪她蹲了下来,与之视线齐平。

龙疏被他如此这般动作吓得往后缩了缩,复又被他扯着胳膊拽了回来。只是这胳膊扯的实在温柔,让她不觉冒出几分想亵渎了这神尊的心思。

“我很可怕吗?”

龙疏心里排腹:“听听,听听这是什么话,这三界中人谁不知晓这昭星一品中的神仙里,也只有你还身在世俗,没有皈依佛门,还能时常相见。”

龙疏还记得自家没跟她家老头闹掰的时候,老头给她讲过这三界仙史,实因那西天大梵佛祖和南海仙奴位居一品时,连上一任的老天帝还未上任,所以我家老头也不是很清楚。但那松尧神尊的封仙史他可是说的头头是道。不光他,三界的哪个神仙都说的头头是道。

自被魔君和鬼帝教养成才时,老天帝便亲临魔界,来参加他的及冠之礼,三界各路神仙更是纷纷前来,恭贺这位被宠上天的小公子。

在一早的云图大战后,神尊松尧一举攻下当时被妖界占领的云图,率领三千精兵直捣妖界大营,将那一众妖邪全都杀得屁滚尿流,那时的松尧也不过才几百岁而已。

在年轻一辈的神仙里算是最出挑的了,云图一战后,老天帝喜上眉梢,直接将他的仙阶升到一品,但这颁旨天书还下来,妖界狡诈,血洗了四十九都,松尧便又是重披云甲,救那四十九都的凡人于水火。

自那起,凡间人家的案几上处处都供奉着那身披赤色云甲,头悬牡丹图腾的松尧神尊。香火日日旺盛,朝拜者更是数不胜数。

这松尧神尊还有一人人乐颂之处,便是每回瞧见那下往凡间索命黑白无常两兄弟,若是所勾之人穷凶极恶还好,但要是碰到了那生来良善的魂魄,便是每回都要问上一问,末了,还差人将这魂魄送回去,粮食金锭子什么的放下几样。

凡人自是瞧不见松尧神尊,但那股妖冶清澈的牡丹香,任是谁也没有的。自此,供奉他的凡间的香火更甚,那些个逞凶为恶且又怕死之人,便硬是收了性子,做起了好事,也求得在垂死之际,能有幸被松尧神尊撞见,再活个百八十年。

此事在三界沦为一桩美谈,当然,除了那焉耆大殿的鬼帝辞绸和那阴曹地府的崔判官。每每想来都头痛不已。鬼帝呢,是看着自家儿子做这善事做的尽兴,便从未说过此事,但这篡改一人的生死簿是件麻烦且还不记功德的差事,但想到这份好功德全都落到了自家儿子身下,他便又将这份怨气生生忍了下去。

当然,好的地方都为世人称颂,只是这松尧神尊的坏脾气向来也是各仙家饭后茶余热议的重点。人人都言,松尧神尊的坏脾气是承了那焉耆大殿的鬼帝,脾气好的时候连院子里的花朵都依着他开,可到了那心气不妙的时候,鬼挡杀鬼佛挡杀佛,那天上的云彩都不敢朝他那处飘,生怕惹了松尧神尊,被他斩下云头。

此番,他却这般问她,这是要龙疏该怎么答呢?

拍马屁狗腿子这活龙疏没少干过,但眼下被他一动不动的瞧着,她是嘴也不利索了,心里也开始哆嗦了。真真生怕这刚在妖邪手下捡回的命再丢了去。

松尧见龙疏走神的这空当,还以为是她没听清自己所说为何,便将原话重新说与她听:“我,很可怕吗?”

龙疏朝他面前一笑,作死的摇摇头,张嘴道:“不不,不啊,您老人家名耀九州,任谁见了都很开心的,怎么会害怕。”

松尧眼下的明亮顷刻撤了半分,一双桃花眼看向龙疏眼底,“还以为会在你这儿听着什么与那些俗人不同的观点,到头来还是这些听倦了的奉承话。”

“罢了,你起来吧。”

龙疏麻溜从地上爬起来,瞄了一眼那被窝放在床头的火烧,肚子里又添了股饿劲。“不管了,丢命事小,饿死事大。”

她直接跨前一步,将那快要凉到一半的火烧拿起来,放在嘴里可劲嚼着。还余下之手擦了擦嘴角的油。

一旁的松尧瞧龙疏吃的如此痛快,便也非常有良知的没有再说什么,龙疏却又发觉站着吃得不痛快,便自顾自的坐到一旁的木椅上,就这清香的茶水吃了起来。

现下,她才将这处房间看得明白,这应是个客栈,还是二楼,窗下是热闹的小市,从半敞着的门看出去,正巧能看到外面栏杆下,肩膀搭着汗巾的小二忙活得正

《神尊眉眼储星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