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青城曲》假日青城的评价 年下攻 青城曲BG文

青城曲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闲云望月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青城曲》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宁广宇,宇儿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听到丫鬟的喊叫声,姜锦的眉头不由皱起,显然对丫鬟的打搅很不悦。 正在床前伺候的紫衣丫鬟见状,连忙呵斥住闯进来的青衣丫鬟:“什么事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9 00:07: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闲云望月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青城曲》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宁广宇,宇儿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听到丫鬟的喊叫声,姜锦的眉头不由皱起,显然对丫鬟的打搅很不悦。 正在床前伺候的紫衣丫鬟见状,连忙呵斥住闯进来的青衣丫鬟:“什么事

《青城曲》免费试读

听到丫鬟的喊叫声,姜锦的眉头不由皱起,显然对丫鬟的打搅很不悦。

正在床前伺候的紫衣丫鬟见状,连忙呵斥住闯进来的青衣丫鬟:“什么事值得这般吵吵嚷嚷的,没看到小姐已经睡下了吗?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青衣丫鬟显得异常兴奋,仿佛没听到紫衣丫鬟的呵斥,径直跑到床榻前向主子回禀:“小姐,七少爷回来了,七少爷回来了,真的,方才奴婢亲眼看到七少爷回了自己的院子。”

“真的?”此话一出,紫衣丫鬟顿时惊喜地叫出声来,真心替主子高兴。

青衣丫鬟怕她们不信,忙鸡啄米似的点头:“真的真的,是奴婢亲眼看到的,肯定不会错。”

相较于两位丫鬟的反应,床榻上的姜锦却显得无比平静,憔悴消瘦的脸上甚至连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这让两个丫鬟大感意外。

自两年前七少爷离家后,小姐就日思夜盼,整日郁郁寡欢,因此导致身子异常虚弱,就在一个多月前更是生了场大病,病情反反复复一直不曾痊愈。

现在好不容易把七少爷给盼回来了,小姐不应该很开心,然后迫不及待地去见七少爷吗?为何会无动于衷呢?

青衣丫鬟见床榻上的主子对自己带回来的好消息毫无反应,忍不住问道:“小姐,七少爷回来了呢,小姐难道不想去看看吗?”

谁知青衣丫鬟话音才落,床榻上正安静躺着的姜锦突然坐起身,对着青衣丫鬟扬手就是一巴掌,同时声嘶力竭地咆哮着:“滚出去,都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这一巴掌打蒙了青衣丫鬟,也震住了紫衣丫鬟,两人皆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突然暴怒的小姐,仿佛从不曾见过一般。

片刻后,最先反应过来的紫衣丫鬟匆匆说了句:“那小姐好好歇息,奴婢们先退下了。”然后扯住青衣丫鬟迅速往外走。

直到来到门外,青衣丫鬟似乎才缓过神,立刻捂着红肿的脸颊委屈地哭诉起来:“小姐那么喜欢七少爷,我只是想让小姐开心。为什么会这样?小姐以前性情那么好,从来没打过我们。”

紫衣丫鬟轻叹一声,小声安慰道:“自小姐大病后,情绪就一直不稳,我还瞧见小姐偷偷哭了好多次呢,连枕头都浸湿了,咱们就忍耐些吧。现在七少爷回来了,小姐的身子也许很快就好了。”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听到房里隐约有哭喊声传来:

“……爹……”

“……娘……”

……

“……阿祯哥哥……”

声音撕心裂肺,让人不忍听闻。

两个丫鬟不禁面面相觑。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精神好像有些失常?

小姐的爹娘不是早死了么?而且小姐对自己的爹娘并没有清晰的记忆,现在为何这般伤心地哭喊爹娘?

阿祯哥哥又是谁?

小姐最喜欢叫的不是七哥哥吗?

大将军府。

“宇儿,你这样不吃不喝可怎么行,身子怎么受得了。我让人做了你最爱吃的酱肘子,快起来尝尝。”宁夫人轻拍着趴在床上的儿子,苦口婆心地劝着。

一旁手端酱肘子的丫鬟也帮着劝说:“夫人说的是呢。府中本来尚在斋戒中,不应该出现荤腥的,可因夫人担心四少爷的身子,所以才破例让人做了酱肘子,四少爷可不要辜负了夫人的心啊。”

然而,床上的宁广宇却没有任何反应,依旧纹丝不动地趴着,后来听两人一直唠叨个没完,本就愤懑的心情变得愈发烦躁狂暴,于是踢蹬着两腿大声抗议:“我不吃,什么都不吃,不吃不吃不吃!”

见儿子死活不听劝,宁夫人也不禁来了气,“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不是。”

“那你为什么连着两天不吃不喝?”

“不想吃。”

“那还是想气死我。”

“不是。”

“就是。”

“就不是。”

“就是。”

……

就在母子俩像两个孩子般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嘴时,一个魁梧雄壮的大胡子中年男人突然闯了进来,二话不说冲到床前对着宁广宇的屁股‘啪啪啪’就是几巴掌,沉重的力道直打得宁广宇‘啊啊’大叫不止。

而此中年男人,正是大将军宁雄。

他一把扯下宁广宇身上搭的薄被,声如炸雷般地咆哮道:“再这样胡闹,看我不打得你屁股开花。”

宁将军嘴上虽如此说,不过眼睛却在盯着宁广宇背上的伤瞧。

宁夫人见已有两日不曾归家的夫君突然回来了,满心期待地问道:“老爷怎么现在回来了?刺客抓到了?”

“没有,只是路过家门口回来看看,马上就走。”

宁将军看过儿子的伤愈合的情况后,又如一阵旋风般冲出了门,可谓是来去匆匆,并且临走时,饿到不行的他顺手拿走了丫鬟手上的酱肘子。

宁夫人看看整日为刺客之事奔波辛劳,然而却没什么收获的夫君;

再看看曾在禁卫军中当差,后来却受帝后遇刺之事牵连,不止挨了军棍革了职,甚至连即将定下的婚事都泡汤了的儿子;

再想想那个说是去灵隐寺住几天散散心,结果却一去不归的女儿……

接二连三的糟心事,让一向心态平和的宁夫人也止不住仰天发问:宁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宁夫人再次暗叹一声,又深呼吸几下,继续柔声劝说床上的儿子:“宇儿,别为不值得的事、不值得的人难过了,等你养好身子,咱们重新挑娘子,肯定能挑到满意的。”

“我不要,谁都不要,这辈子我都不成亲了。”宁广宇把脸深深埋在枕头里,声音沙哑地抗议。

“宇儿……”

“夫人!夫人!”

宁夫人欲再接着劝说,突然有个小厮大叫大嚷着跑了进来。

宁夫人的心弦立刻紧绷,生怕是什么不好的消息,她脆弱的神经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她紧紧盯着满头大汗的小厮屏息问:“什么事?”

小厮看上去却是一脸兴奋激动,用袖子抹了把额头的汗,气喘吁吁地说:“三小……小姐回……来了。”

《青城曲》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