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山沟里的榨油帝国》山沟里的榨油帝国123 下克上 山沟里的榨油帝国精彩内容

山沟里的榨油帝国

都市连载中

《山沟里的榨油帝国》为山村养殖户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刚过立秋节气,这日头却丝毫没有要凉下来的意思。 鲁省鲁中市钢城县寨子乡寨子村,村西头的山坡上,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呆呆的坐在一块大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7 12:13: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山沟里的榨油帝国》为山村养殖户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刚过立秋节气,这日头却丝毫没有要凉下来的意思。 鲁省鲁中市钢城县寨子乡寨子村,村西头的山坡上,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呆呆的坐在一块大

《山沟里的榨油帝国》免费试读

刚过立秋节气,这日头却丝毫没有要凉下来的意思。

鲁省鲁中市钢城县寨子乡寨子村,村西头的山坡上,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呆呆的坐在一块大青石上,嘴里念叨着奇怪的话语。

“做梦了?”

刚才,路过,冲着自己打招呼的四奶奶;

西山那边,半山腰上还在修建中的泉鲁高速;

以及山脚下村头孙红茂家传来的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都在向张有矿传达一个重要的讯息!

他重生了!

张有矿还是有些怀疑,他又拧了下自己的大腿,疼!

“真的重生了!”

“四奶奶是我在泉城给泉城平子烧烤店打工的第二年夏天去世的,那是2003年,现在她老人家还活着,就是说我重生在2003年前!”

“泉鲁高速是2002年国庆节通车的,现在那边修路的机器声还听得一清二楚,也就是说,我重生到了2002年10月1日之前!”

“孙红茂家放鞭炮了,他家门口贴着喜字,他儿子今天结婚!他儿子是我出来高考成绩之后的第三天结婚的,我的高考成绩是2002年的8月份出来的,虽然说具体哪一天记不清了,但是8月份是确定的,也就是说,现在,是2002年的8月份!”

“太好了!”

前世,2002年高考落榜之后,张有矿经二叔介绍来到泉城,在泉城平子烧烤店打工两年,没怎么赚到钱。

后来2004年的时候又跟着二叔张同江到南方搞装修,干了三年攒了十来万块钱,完了跟朋友合伙在狮城开鲁菜馆,结果赔了个精光,女朋友也跟人跑了。

然后2007年东拼西凑五万块钱交给中介,自己到岛国干了三年苦力,带回来了八十多万。虽然那时候1984年出生的张有矿都已经26岁了,然而喜欢折腾的他并没有遂了父母的愿,在老家找个安分的女人结婚生子,而是用从岛国辛苦赚来的八十万买了四辆大车跑运输,然而没跑两趟结果出了个大事故又让自己又赔了个精光。

2011年,一向乐观的张有矿决定从头再来,他又跟着二叔在南方搞装修。

这一次他老实多了,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根本当不了什么老板,可能就是个跟着老板打工的料。

再说了,老板是自己亲二叔,对自己也是很照顾的。

一干干了七年多,攒了三十几万块钱,他终于决定向命运低头,听父母的话,回老家县城买了套楼房,老老实实得相亲,找了个邻村比自己小六岁的老婆,然而就在新婚那天自己喝了个酩酊大醉,醒来之后竟然发现,自己重生了!

此刻张有矿坐在老家村子西边一个小山坡山顶的青石岩上,小山坡东边是他家所在的寨子村,而西北则是前世老丈人家所在方家庄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此刻,对于张有矿来说,根本就没有比哈哈大笑更能表达自己心情的方法了。

对了,要是这会儿能有一杯趵突泉扎啤,咕咚咕咚得喝上一肚子,再抓一把泉城平子烧烤的各色烤串乱撸一通,那才叫爽快。

张有矿索性直接站在了青石岩上,叉着腰,一副指点江山的架势,心里暗自得意。

“上辈子我从2002年高中毕业之后就开始打工,除了短暂的当老板把钱赔光的时间以外,我一直在打工。”

“这辈子,我有超前十六七年的记忆,我要是再打工,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我要当老板!哈哈,我要赚很多很多的钱!”

张有矿的哈哈大笑,吸引了一位路过的村民的注意。

“张同坤的儿子这是咋了?”

路过的村民是孙振海的老婆,村里诨号叫“大喇叭”。她家是村委大院正冲着的那条胡同的第一座宅子,前后出厦的五间大瓦房,后厦靠路边,开了扇门,然后孙振海便在后厦开了一家小卖部,平时一般就是由孙振海的老婆和两个女儿照顾生意。

孙振海是个开大货车的,家里日子过得在村里算是中上游的水平了。

寨子村是个富裕村,村里两千八百多人口,是乡政府驻地,同时又因为紧靠着鲁中钢铁厂的缘故,村民们靠山吃山,不少有门路的村民从事钢贸生意,靠着这几年钢材形势好赚了大钱。

钢材贩子赚钱了,然后那些依托钢材贩子的跑大车的,也跟着发了财。

孙振海的老婆自认为家里过得比村里大多数人家好,同时他们家周围村民又都到他们家小卖部里面买柴米油盐等,所以颇有些骄傲,总喜欢没事跟在她家小卖部门口聊闲话的几个村里娘们扯一些村里面有的没的故事新闻。

孙振海的老婆皱着眉头走到了张有矿的面前,看着对方理都不理自己,眼睛直勾勾得看着远方,便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然后问道:“有矿大兄弟,你这是咋了,有啥好事跟嫂子也说说,让嫂子也乐乐。”

按照本村老一辈的辈分排序,张有矿跟孙振海是平辈。

张有矿斜着眼看了孙振海的老婆一眼,心里想起前世的时候这个又胖又丑的女人在背后说自家好些坏话的事情,多少有些不忿,便不冷不热的说了句:“我高兴的事儿跟你没啥关系。”

说完,张有矿便跳下青石岩,一边吹着口哨,一边踮着脚步,一蹦一跳得就跟刚放了学的小学生一样欢快地走了。

孙振海的老婆站在原地皱着眉头,心里面开始不着边际得寻思起刚才的张有矿来。

“张同坤的儿子明显不正常了,他咋疯了呢?”

眼看着张同坤的儿子向着山下走去,已经快到山脚下的村头了,孙振海的老婆这才一边寻思着,一边皱着眉头沿着山路向山下走去。

这几天雨水大,山路有些泥泞,地里的地瓜秧借着雨势没命得生长,要是这会儿不抓紧时间将地瓜秧给翻一下,那么等到秋上刨地瓜的时候就会遇到大麻烦了。

所以,这些天里,许多村民都瞅着雨停的那空儿到自家的地瓜地里面抓紧时间忙活忙活。

“张同坤的儿子疯了?对对对,他疯了!他准是因为没考上大学急疯的,我的秀儿大前天的时候查出高考成绩还哭了阵子呢,他竟然疯了。”

“嘿嘿嘿,考不上大学竟然都急疯了,这事儿跟喜良他妈还有宝才他妈一说,大伙儿肯定能笑岔气了。”

“不就是考不上大学么,值当得就疯了么?哎,真是傻啊。张同坤脑子不灵光,生个儿子也就这样的啊!哈哈哈哈!”

一边走着,一边想着,想着想着,孙振海的老婆也乐了。

《山沟里的榨油帝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