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解梦手札》重生攻略手札 玻璃 解梦手札419文

解梦手札

现代言情连载中

《解梦手札》是凤小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解梦手札》精彩章节节选: “素君!” 一声惊恐的低吼,苏枕书将她即将倒地的身子紧紧抱住。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缪素君躺在他的怀里,她这下是真的感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7 12:03: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解梦手札》是凤小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解梦手札》精彩章节节选: “素君!” 一声惊恐的低吼,苏枕书将她即将倒地的身子紧紧抱住。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缪素君躺在他的怀里,她这下是真的感

《解梦手札》免费试读

“素君!”

一声惊恐的低吼,苏枕书将她即将倒地的身子紧紧抱住。

“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缪素君躺在他的怀里,她这下是真的感觉到暖意了,那股暖意从苏枕书的身上源源不断的流过来,淌进她心里。

原来,只有在她快要消失的时候,他才会爱她。

她看见苏枕书焦急的对她低吼,她看见他的眼睛红了,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落了下来,滴在了她脸上,也是热的。

“素君,你别怕,我去叫医生,我找医生来救你,你不要怕,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他将她抱起来,放在外面的摇椅上,她不肯松开他,用仅存的力气拽住他的衣角。

“枕书,别走……别留我一个人……我好冷,你抱紧我。”

苏枕书停下步子,他回头,蹲在她身边,捉住她的小手。

“我不走,我留在这里陪你。”

她的手愈发的凉了,温度从她身上渐渐散去,空气中夹杂着梅花的味道。

好像是那些梅花知道她要去了,特地把香气从那边送过来,叫她在临走前,还能闻闻这些味道。

“好香啊,你闻见了吗?”

缪素君望着天,灰蒙蒙的,有鹅毛般的大雪从空中落下来,落在她的脸上,发上,可她却感觉不到一丝冷意,大抵是她快消失了,所以感觉不到了。

苏枕书看到缪素君冲她笑,可她的目光已经涣散了,没有焦点了。

苏枕书觉得她已经看不见自己,不知道在冲着什么地方笑。

“枕书,我是舍不得你死的。”

她轻声低喃着,一边说一边有鲜血从她的嘴角涌出来。

那片鲜红与她身上的旗袍融成一片,看起来居然格外的贴合。

苏枕书听不清她的话,于是贴过去听。

“素君,你要说什么,你说。”

“小菊,放小菊走。”

快要死的时候,缪素君还惦记着小菊。

她是跟她一起长大的姐妹,在别人那里,她是丫头,可在她心里,早已把她当妹妹一般疼爱。

她不能让小菊的下半生断送在这里,她一定要让她离开,哪怕这代价是自己的命。

“你放心,我会让她走,我一定会!”

苏枕书紧紧握住她的手,他不相信到了现在她还在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难道她没有话要跟他说吗?他们这么多年的夫妻,她在弥留之际想到的居然还是自己的丫头。

“枕书。”她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叫他的名字。“你有没有……爱过我……”

“爱过,我一直都爱你,素君,你信我,我一直爱的都是你。”

苏枕书的泪一滴一滴的落在缪素君的脸上,他发出难受的抽泣声,他也是第一次哭的如此伤心。

他相信自己是爱缪素君的,只是他的爱,太过懦弱。

他配不上她。

听见他的回答,她似乎满意了,可又突然紧紧抓住他的手,呢喃道:“那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死……为什么……”

她的话戛然而止,在刹那间就断了。

被苏枕书抓着的手从半空中滑落,狠狠地坠了下去。

缪素君死了,死在了正月初二的严冬里。

听说她死掉的那一刻,裕园里早已枯萎的海棠花和玉兰花突然就开了。

鲜红的花朵和玉兰白色的花瓣交织在一起,在暗夜里生出诡异的味道。

苏家人认为缪素君是不祥的,于是把裕园给锁了起来,再也不让任何人进去。

后来,苏家的下人提起曾经的这位四少奶奶,还会发出一声声悠长的感叹。

“你听说了吗?那位四奶奶,死在那院子里了。”

“怎么没有听说,虽然老夫人封闭了所有的消息,可也有人偷偷的说,她是喝了混着砒霜的酒死的,听说是要和四少爷殉情,只是……”

“四少爷怎么会和她一起死?他已经有新欢了,男人啊,都是这般无情的,唉,只是可惜了,那个女子多美啊!”

时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去了,裕园已经杂草丛生,绿色的爬山虎藤蔓将那面老旧的墙和那扇挂了三把锁的木门吞噬了,从外面看,再也看不清里头的景色。

枝头硕大的玉兰花在半空中以娇艳的姿态开放着,花瓣雪白的犹如当年缪素君死去时的白雪一般,冷艳也夹杂着香气。

传闻多年以后有人经过裕园,还能听见里面传来女人凄怨的哭声。

“为什么?为什么不和我一起死……为什么……”

有人说那是死去的缪素君,因为放不下负心的苏枕书,所以灵魂迟迟不肯离开。

也有人说,夜里打着灯笼从裕园走的时候,能看见一个穿着鲜青蓝旗袍的女人坐在摇椅里,身子一点一点的晃动着。

他们能看见女人梳着淡雅的双髻,绿色的玉兰花珠钗插下来,青白色的月光洒在她的侧脸,而后她缓缓抬眸,眸子里浸润着恍若月光般的忧伤。

玉手从她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来,朝着开满杜鹃和海棠的院子里指去。

那些海棠,那些杜鹃,在鲜血的灌溉下绽放的更加绮丽妖艳,它们在枯叶中肆意绽放,就如同缪素君的灵魂,久久不曾枯萎。

苏府里的下人说,缪素君是以为自己在玉园,所以用意念,将玉园所有的花都移了过来。

因为裕园里,本来是没有花的。

多么美好的女子,就死在了这样一个破壁残垣的院子里,她的尸体被那些枯叶草草掩盖,长年与老鼠壁虎的尸体睡在一起。

她的身体枯萎了,可灵魂似乎还没有老去。她一直在偌大的苏府里游荡,眼见着李殊词生了孩子,看着孩子长大成人,又等到了苏枕书老去死去的那一天。

她看着苏枕书的灵魂和自己一样,在半空中漂浮,可是一转眼就不见了。

他放下了,所以去投胎了。他放下只需几秒的时间,可她,却用尽了一生。

后来,她还是放不下,即使转世投胎,怨念还是被封印在灵魂里,怎么也消散不掉。

可日子长了,她已经记不住自己在恨什么,在怨什么……

《解梦手札》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