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墨家女霸主养成全书 MB 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免费阅读

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

古代言情连载中

《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是函谷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精彩章节节选: 司空侗又惊又惧,盯着墓穴女看了半晌:“你竟然活着?!” 说罢,好一会儿才从震惊中恢复,便要奋力挣开押着他手臂的四五个黑衣人。 “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6 00:07: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是函谷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精彩章节节选: 司空侗又惊又惧,盯着墓穴女看了半晌:“你竟然活着?!” 说罢,好一会儿才从震惊中恢复,便要奋力挣开押着他手臂的四五个黑衣人。 “

《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免费试读

司空侗又惊又惧,盯着墓穴女看了半晌:“你竟然活着?!”

说罢,好一会儿才从震惊中恢复,便要奋力挣开押着他手臂的四五个黑衣人。

“你当日勾结墨家,私通象雄,谋害长宁公主!今日又和周俑沆瀣一气,图谋叛乱,围剿本王,究竟是何居心!”司空侗怒声质问,企图用气势压制墓穴女。

“我谋害长宁公主?!”墓穴女浑身抖动,面色苍白,情绪控制不住地激动。

半晌,抑制住愤恨,一字一顿含泪告知:“当日,吐谷浑内乱,长宁公主被杀,我带人前往太白山训练新军,一心只想有朝一日能继续为朝廷效力。如今,西凉城外,珩王爷与周将军已把余万年制服,我率军抵御军营内乱,侗王爷,你束手就擒吧!”

“不可能!”司空侗彻底转惊,脱口而出,“司空珩绝不可能!”

墓穴女不言,只看着满脸惊惧的司空侗。不一会儿,果然有人从西凉河方向奔来,大声喊着:“捷报!捷报!珩王爷与颐王爷从关西贵族皇甫盛那里借到援兵,及时赶去西凉河与周俑将军汇合,如今西凉城已被我军攻下,余万年及其家眷已被俘虏!”

司空侗面如死灰,忽然间双腿一软,瘫坐地上,仰天放声大笑起来。

“勾结前吴,联结异族,利用余党,从周俑、皇甫家族再到你,不动声色间便已布局千里,司空珩少年心思,却如此深沉老辣,我输得心服口服!”

司空侗说着,便已悲声笑仰在地,迟律立即带人绑住他手脚。

沐昧因一连串的突发事件,吃了一惊又一惊,暗自感慨司空珩手段确实厉害;几日来不动声色,却果真在七日内,一举拿下司空侗和余万年,简直深不可测。

正暗自吃惊,就听到侯伏骆低声呢喃:“他说七日内扳倒司空侗,倒真做到了。凉州局势纷繁复杂,没想到最终站稳脚跟的,是个在凉州没有任何根基的江南贵族!”

“他跟你说七日内扳倒司空侗?”沐昧又吃一惊,没想到他也跟侯伏骆做了这个承诺。

“嗯”,侯伏骆靠住沐昧,谨慎打量着周围,“被抓的当晚,他找我谈话,要我保证七日内不闹事,无论司空侗拷问什么都守口如瓶,就能制服司空侗,放我和大家离开。”

这个人!一再强调事必成功,要大家别添乱惹祸,得有多怕别人坏了他的事!

沐昧心中嘀咕,四望着周围情形:墓穴女来势汹汹,司空侗又已经被伏,虽然有机会让乞活帮趁乱脱身,可司空珩既然承诺,要相信他一回么?

犹豫中,沐昧低声询问侯伏骆意见:“你们现在要跑么?”

“你们?”侯伏骆双目滚动,对视着沐昧,因那句“你们”而内心复杂,沉默半晌,最终收敛了从周围黑衣人腰间抽出一把佩剑,挥刀就向黑衣人阵型中间砍去。

乞活帮众人见状,也纷纷嘶喊着冲向黑衣人,与黑衣人刀光剑影厮杀开。

沐昧大脑发懵,因侯伏骆行动得突然,局势瞬间突变,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但思索片刻,依旧本能挡住射向侯伏骆的箭,加入乞活帮的战斗当中。

迟律早已策马飞奔而来,一把抓住沐昧急声相劝:“姑娘,别添乱了!王爷答应的事自会做到,姑娘若非要硬来,反倒弄巧成拙,到时候谁都跑不了了!”

“朝廷的人你也敢信?!”侯伏骆愤恼,赤手将拿下的羽箭折作两半。

沐昧听迟律所言,有些犹豫,本心想帮助侯伏骆脱身,但想到司空珩此前承诺,又想到在西凉城茶楼看到卷宗中琅琊王夫妇的秘密,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

侯伏骆因沐昧想要与他分开,司空珩又对沐昧殷勤上心,原本就有心结,此刻见沐昧犹豫,愈发气得厉害,赌气拔出落地的羽箭,把敌方捅了几下。

迟律飞身上前阻止,从腰间拔出佩剑刺向侯伏骆拿箭的手掌。

沐昧不及多想,飞身上去帮侯伏骆,迟律剑锋一转,在沐昧胳膊上划开一条伤口。

“喂!”“姑娘!”侯伏骆和迟律同时惊慌扑向沐昧。

沐昧忍痛从地上拾起一根羽箭,借机勾住迟律的脖子,将羽箭径直对准他胸口。

“放他们出去,不然杀了你。”沐昧用箭锋箍住迟律威胁。

“姑娘!”迟律急得快要发怒,眼看着场面混乱,司空侗借机也要蠢蠢欲动,想要反身挣脱,却不想伤到沐昧,躁得满头大汗,“不要胡来!等王爷回来自会放了他们!”

“反正都要放人,早放晚放都是放,不如就趁现在,做个顺水人情”,沐昧说着扫视一圈周围状况,悄声威胁迟律,“一直打下去,司空侗的人必然趁乱反击,如果军营被司空侗掌控,西凉城也难保归谁所有。到时候弄得满盘皆输,司空珩哪里值当?”

“姑娘!”迟律气得快说不出话,拿她没任何办法,愤恨自己失职,一拳砸向地面,冲着墓穴女带来的黑衣人高声厉喝,“都住手!不要再打了!”

“凭什么!”墓穴女拔剑上前,却被迟律怒声喝制。

四目相视,墓穴女柳眉微扬,杏目含嗔,迟律气势可怕,毫不妥协。

半晌,墓穴女忽然冷哼一声,命黑衣人全部收手,为乞活帮众人让出一条路。

“滚!快跑!”沐昧扬脚把地上一支羽箭踢向侯伏骆。

侯伏骆愣了一下,皱了皱眉,捡起沐昧扔的羽箭,一路冲出重围,乞活帮众人紧跟其后,乌泱泱如洪水倾泻般,一路从军营逃上布谷山。

《帝君独宠:墨家女霸主养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