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你依旧是我记忆中的模样》你依旧是我记忆中的模样宋溟 完整版未删节 你依旧是我记忆中的模样小攻

你依旧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玄幻言情已完结

火爆新书《你依旧是我记忆中的模样》是宋溟所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施粉黛,万年来,书中主要讲述了: 地府的建造设施也是跟随着阳间的潮流,在古典实木建筑的基础上新增了许多新的设计和创意。 眼前的这幢楼,奢华大气,线条的轮廓笔直冷硬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6 08:02: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你依旧是我记忆中的模样》是宋溟所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施粉黛,万年来,书中主要讲述了: 地府的建造设施也是跟随着阳间的潮流,在古典实木建筑的基础上新增了许多新的设计和创意。 眼前的这幢楼,奢华大气,线条的轮廓笔直冷硬

《你依旧是我记忆中的模样》免费试读

地府的建造设施也是跟随着阳间的潮流,在古典实木建筑的基础上新增了许多新的设计和创意。

眼前的这幢楼,奢华大气,线条的轮廓笔直冷硬。

八层高的大楼占地宽广、顶尖底平,像极了正四棱锥铁塔的外观。且每层楼顶端向外延伸的屋檐是由镶着金边的琉璃瓦一层一层向外铺就而成。

而屋檐的四角皆是从两边的流线向上弯曲,形成一个伞状的造型,并且向上弯曲的四角尖都挂着一个黑色的、椭圆的、装着蓝色冥火的灯笼。

除了这幢楼以外,其他周边的建筑都围绕着它为中心,皆是至多两层楼的长方体建筑设计。

这些建筑排列整齐,每一条街都规划分明,四通八达的街道上,一排排又高又细的路灯闪烁着冥火。

地府没有阳光,这些冥火就是地府唯一适用的光亮,照明了整个地府。

各个街道之间鬼来鬼往,却也不算拥挤。但唯独那幢八层高的塔楼,从未有小鬼敢轻易靠近,就算是要去的地方经过塔楼明显耗时最短,他们也会选择绕道而行,远路过之。

来生踏着黑雾,在塔楼前停下,此时塔楼的大门正开着。

收了黑雾,来生走进塔楼,从左边的楼梯一层一层的往上走。

走到顶楼时放慢了脚步,轻轻走向走廊,走廊右边除了栏杆,就是一片空旷。来生暼了一眼走廊之外,八层的高度,一眼看去,楼下所有的建筑都囊括在眼里。但也就一眼,来生便迅速收回了视线。

走到门口,来生恭敬的双手抱拳,低头半弯着腰等待屋内人的发话。

黑色的大门并没有关,可屋内的情形依旧看不清。

七色的彩纱布帘垂吊在悬梁之下,随着阴风,柔柔的浮动。

而目之尽头处,更是横过整间房屋,垂吊了密集的彩纱。

层层叠叠的彩纱之后,安置着一张制作精良、香味浓郁悠远的由沉香木制作而成的两米多宽的大床。且床身之上,雕刻着一对栩栩如生的相互缠绕的巨龙和凤凰。

此刻,冥王正坐在床头,抚摸着大床上一个皮肤嫩白的女子。

女子身穿紫色长裙,乌黑的长发被枕在头下。未施粉黛的脸,素静又美好。

弯弯的叶眉之下,双眼闭阖着,左眼眼角下,纹着一个黑色的、又无比灵动的“亟”字。

亟,这是冥王的名字。

冥王没有戴面具,乌黑的长发似乎没有打理,任由其散开。一身纯黑色的内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在。

冥王的面部堪称黄金比例,不管从侧面还是正面,都挑不出半分瑕疵。

唯有他的左眼眼角下方,同样纹着一个黑色的字,与床上女子眼角的字不同,这是一个字体轻狂的“彩”字。

特别是“彩”字边的三撇,又偏偏加入了柔媚的笔蕴,让冥王原本黑暗威严的气质平添了一分与他的刚硬不符的温情。

床边有一个木质的矮方桌,上面搁置着一个小紫砂茶壶和三个小茶杯,以及,一个青色玉质的香薰炉。

四四方方的香薰炉,晶莹碧透,线条分明。里面燃烧着一颗红色的圆圆的香料,燃烧升起的烟雾透着一股腐花的味道,并不好闻。

冥王侧身看过去,伸出了左手放在香炉上方,食指尖冒出一丝细细的黑雾,然后黑雾迅速变形,底端变得极为尖锐。

这尖锐的一端猛然调转方向,刺向食指。

一滴黑血从指尖滴落,掉入熏香炉里的香料上。

黑雾消散,冥王也收回了手,而食指尖,那细小的伤口也好似不存在一般。

冥王凝视着大床上他最爱的女人,眼里是数不清的爱意与心伤。他伸出右手,惨白的手背上弯弯曲曲的布满着黑色的纹路。指尖浅浅触及床上女子的脸庞,情不自禁的,冥王俯下身,在女子的唇上,印下一个吻。

这个吻,包含了他所有对她的情绪和感情。

片刻后,冥王才终于开口:“来生,情丹有进展了吗?”

来生不敢迟疑,如实回答:“没有。”

而屋内却再次的沉寂了下来,来生的心也有一些忐忑。

“去轮回路上找一朵红冥花,想办法让情猫吃下花的果实,以供观察。”

来生没做其他考虑,对于冥王的吩咐,他们向来只需接受即可。于是恭敬的回答:“是。”

“另,务必尽快让情丹淬炼成功。”

“是。”

“你可以走了。”

“是。”来生得到指令,往后退了几步,直起腰站定身形,又朝着原路走下了塔楼。

没过多久,来生就已到了目的地,轮回路。

而红冥花,则是生长在七情河边的一种深红色花朵。此花形似玫瑰,只是枝干无尖刺、亦无叶。整个花期皆是花苞的模样,从不开花。每朵花进入成熟期后,花苞的下方会长出一颗颗红色的、小小的、圆形的果实,围绕着整个花苞,生出一整串。

传说,千年前,冥王抓捕出逃的一个重刑逃犯时,曾在轮回路上与之大战。重刑犯在十八层地狱历经万年的沉淀,且未曾损耗一魂一魄,阴力的强大可想而知。当时,就算是来生和往生加起来都未曾拿下他,不得已才请出冥王。

又恰巧,彼时冥王与冥王妃刚刚成亲不久,重刑犯撞到枪口上,惊扰了冥王的蜜月时期,冥王自是怒气冲天。

重刑犯再强大,也终是敌不过盛怒中的冥王。最终被冥王成功抓捕,再一次关回了十八层地狱,并打散其一魂三魄,再无翻身的可能。

但在打斗期间,冥王也被重伤,黑色的鲜血溅到了红冥花,霎时间,被染上血的红冥花花苞居然绽放了开来。

一朵朵鲜红无比,椭圆的花瓣层层叠叠,百态千姿,火红一片。

令在场的众鬼瞠目结舌。

后来,许多小鬼采摘这些红冥花做实验。历经对比与磨难,最终才得出一个关于红冥花开花的原因:

那就是唯有动情的人的血可催其开花。

红冥花生长在七情河河畔,沾染了大量灵魂生前的情欲,以情念灌溉的花,须以深情催其绽放。

由此可见,当时的冥王深爱着冥王妃,所以他的血才会让红冥花产生反应。

后经大量数据对比以及鬼体试验了解到,如以此花花苞下的果实进行服用,若服用的人动了情欲,相应的那朵红冥花便会盛开。

后来,每每地府的小鬼求爱时分,都会采集一朵红冥花。服用果实,然后将整株红冥花装进漂亮的小花盆里送给求爱的对象,以表真心。

冥王吩咐带走一株红冥花,并将其果实想办法给情猫服用。

来生也在心里默默推测其中的原因。

尽管老虎精交出的秘篆上曾有说明:情猫的情丹炼化而成时,会生出一种淡蓝色的、一簇簇一丝丝生成的奇怪花纹印于左手手腕处。

但是,据来生观察的多天以来,情猫的左掌上空空如也。

情猫与景深的日常相处模式也表现得极为平常,根本分辨不出情猫的心思。

而冥王早已失去了耐心,要求来生和往生必须尽快想办法让情猫动情!

让一个人动情,有时候很简单,简单到不用费吹灰之力,一见便倾心。

有时候却又困难万分,不是中意的人,做什么都是无济于事。

这件任务是来生和往生几万年来接到的最让人束手无策的一项。既不能贸然行动加以干扰,又不能采用一贯的武力方案。

对于秘篆上所记,情猫淬炼成情丹之时,左手腕上必会出现蓝花的记载。但实际上,这种记载究竟是真是假难以辨认,他们从未见过,无从判断,很难保证会不会出现个别的例外。

况且,虽时刻监视着情猫,但毕竟不能随意近身观察情猫的左手腕。

所以他们要确认情猫是否动情,情丹是否真正凝成。红冥花,将会成为他们目前判断的凭据,时刻观察红冥花的状态,他们也能及时做出相应的对策。

想必冥王就是想到这一层,才会这么吩咐吧。

“嘿!来生!”领路人猛地拍向来生的肩膀。

正在思索中的来生却没有被这突然地一下惊到,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有这一动作。默默地将挖起来的红冥花装进一旁黑色的小花盆里,并将红冥花根茎周围的土壤也挖出一部分装进花盆,然后摆正红冥花。

见状,领路人也跟着蹲下,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来生啊,你是看上哪家鬼姑娘了?”

纯黑的面具下,来生暗自皱眉,“夜漓,不要胡说八道。”

“那你干嘛在这儿挖红冥花啊?”

“奉命行事!”

夜漓想了想,问:“冥王?”

“是。”

“哎呀,早说嘛,害我白担心。”

来生嗔怒,“夜漓!”

“我在!”

“谁允许你擅离职守?”

“我这不是想你了嘛!”说着,拉起来生右手的衣袖,做撒娇状。

来生并未抽回手,只道:“快过去吧,一众鬼魂等着你维持秩序,我也要走了。”

“又走!”夜漓皱着秀眉,不满道:“这才刚回来。”

来生见她不高兴,抬起了左手,不知原本想做什么,抬到半截硬生生又给收了回去。

“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和往生都要不停的来回阳间和地府。这段时间我会很忙,没时间来看你,最近不要惹事,安分一些。”

夜漓叹了口气,“我知道了,保证乖乖的。”

“那就好。”来生站起来,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轻声说:“我走了。”

说完,来生端上花盆化作一团黑雾,迅速飘向远方。

夜漓蹲在原地,眸光闪烁,垂头丧气的拨弄着红冥花柔嫩的花苞,低喃着:“你知不知道……我那朵红冥花,也开了啊。”

《你依旧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免费阅读章节

《你依旧是我记忆中的模样》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