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极度地域》上海地域房价 帝王攻 极度地域冰山攻

极度地域

灵异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极度地域》是全靠手打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强,那只,书中主要讲述了: 它到底是怎么进到我家屋子的? 这个疑问藏在我心中,藏了十二年。可还有一件事一直压在我的心里,我谁也没敢告诉,那晚发生的事,包括我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5 16:02: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极度地域》是全靠手打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强,那只,书中主要讲述了: 它到底是怎么进到我家屋子的? 这个疑问藏在我心中,藏了十二年。可还有一件事一直压在我的心里,我谁也没敢告诉,那晚发生的事,包括我

《极度地域》免费试读

它到底是怎么进到我家屋子的?

这个疑问藏在我心中,藏了十二年。可还有一件事一直压在我的心里,我谁也没敢告诉,那晚发生的事,包括我妈,还有张顺他们,那只趴在我身上直视我的那只“猫头鹰”真的是猫头鹰吗?

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只有我看清了那只“猫头鹰”的样子,以其说那是只猫头鹰,不如说是一只长的像猫头鹰的怪物,因为它的眼睛在黑夜里是红色的,泛着刺目的那种红色。因为在张顺开枪的那一刻,那只猫头鹰掉下的不是羽毛,而是一种像极了鱼鳞的东西,只是当鳞片落下时,却又突然消失不见了。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这句话不假,随着时间的推移,矿区里的人大多都已经忘记了当年所发生的事情,杨二又重新养狗了,花了大价钱买了两条藏獒,而我,在经历过那件事后,依然活蹦乱跳,我爸妈以为我年龄小,把那件事忘记了,其实我一直都没忘,只是那件事被我压在心里,暂时封存了起来。

我和张强自小便是死党,一起翘课、一起掏鸟窝、一起下井挖煤、一起受不了井下的苦,然后又一起跑到外头工地上给人家做小工,可以说我和张强是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们彼此也把彼此当做亲兄弟。

可是有很多很多事我没有告诉过张强,自我六岁那次经历过“猫头鹰”袭击之后,有许多件事都成了我心底最深处的秘密,而且说出去了也不会有人信。

其中一件便是,其实那天晚上,当张顺开枪的那一刻,我看到了那只“猫头鹰”流血了,只是让我惊悚的是,从它身上流下的血只流出来了一下便消失了,和掉下来的鳞片一样,没错我亲眼看见的,当时大家都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只有我离它最近。

过了十二年,不但没有忘,却反而让我的记忆更加深刻,尤其是再加上那个隔三差五就出现的梦,那个我只告诉过张强和一个老头的梦。

“我要回去”我一下子坐了起来,我知道张强并没有睡下。

“回去干嘛?我们在这逍遥自在不是挺好的吗?”张强疑惑的拉开灯,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我要回去找那只猫头鹰”我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看着张强直勾勾的说道。

“啥?”张强疑惑的问我。

我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看张强还是傻不拉唧的看着我,我又说道:“十二年前,趴在我身上的那只猫头鹰,我要回去找它。

张强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说道:“你疯啦?,你以为你是啥?那老头说的话你也信?”

“寒子,咱矿上那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黄鼠狼、猫头鹰、獾、多了去了,到了晚上,这些个兔崽子就没消停过,谁家没有被这些个东西祸害过?你那只是个意外,咱矿上派出所那个叫啥来着的警察不是说了吗?你那事根本就不算个啥稀奇事。”

看着张强满口唾沫星子的乱喷,我猛猛的吸了一口烟说道:“你说的倒轻巧,这事是没发生在你身上,搁你身上试试。”

我走过来一把搂住张强的肩膀坏笑着说道:“你说咱两在矿上那会,啥事情不敢做?在人家坟头上撒尿,钻半山腰子里的防空洞,大半夜的跑到后山里的那个大水库去探险,去上户村的田里去偷人家的玉米..”

张强一下子被我勾起了那些我们一起做过的丰功伟绩,也呵呵的笑了起来:“寒子,你还别说,现在回头想想,咱两的胆子也确实挺大的。”

“不过,寒子,你真的没必要较真,咱上次去后山水库遇见的那老头明显就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老骗子,你真不要放在心上,这都好几年过去了,你不是也没事吗?”

听着张强的话,我心里说不出的温暖,可有些事,我不能告诉张强。

“张强谢谢你,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管未来咋样,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哥们!”

说完这句,我和张强都突然间沉默了下来,张强是因为关心我而沉默,而我确是因为............

那是一个热的出奇的夏天,我和张强学习本来就不好,没考上高中也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不管我们两家的家长怎么责骂我们,我两都当做耳旁风一吹就过,反正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而且那时也才十六岁,正是玩的年龄。

于是我两就相约凌晨一点的时候从家里跑出来,去后山那个荒废的水库玩。

去水库必然要经过一条很长的防空洞,那是在大山里开的洞,很长,也很黑,因为防空洞的后面是一个很大的水库,很多矿里的人没事也会去那里钓鱼。只不过只限于白天。

我和张强从家里跑出来后,就直奔那个防空洞而去,一路上我和张强都没怎么说话,直到到了那个防空洞口,我两才停了下来。

“进不进?”张强有点紧张的问我。

其实那时我心里也有点犯怵,顺着洞口望去,里面一片漆黑,我打了个激灵:“咋,你不会是不敢吧,咱两又不是没进去过。”这句话是激他,同样也是在激我。

果然张强听到我那句话后,直起腰杆对我吼道:“谁说我不敢。”刚说完,张强又忍不住嘀咕道:“可咱两去的时候是白天啊,白天人多,可现在....”

我听着张强的嘀咕,又忍不住朝那个防空洞里望去,除了无尽的黑暗,还是无尽的黑暗。

张强嘀咕完,便一步跨进了洞中,然后他回头看着我嘲笑道:“说我不敢,我看你才不敢,你个怂货。”

被张强这么一激,我二话不说,也迈了进去。

就这样我两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防空洞里拉着手慢慢前行,我想,当时要是没有听到从洞里吹进来的风声,我想我两一定会退缩。

走着走着,黑暗中张强拽了拽我的手说道:“咋还没到?还要走多久?”

我也紧张的要命,感觉手心都要纂出汗来,便不确定的回答道:“快了,应该走了一半了,再有一会就到洞口。”

这种紧张刺激到心都要跳出来的感觉,让我和张强的手死死的拽在一起。

《极度地域》 免费阅读章节

《极度地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