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簪娘别传》簪娘能作为职业吗 父子文 簪娘别传XXOO

簪娘别传

古代言情连载中

《簪娘别传》作者:林所,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张穆,睢阳,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荷衣立在原地,呼吸一下都觉得喉咙火辣辣的疼。 “张某为了睢阳城,只能对不住……”张穆说不下去,转而别过头,握住短刀的手背上爆起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7 08:05: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簪娘别传》作者:林所,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张穆,睢阳,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荷衣立在原地,呼吸一下都觉得喉咙火辣辣的疼。 “张某为了睢阳城,只能对不住……”张穆说不下去,转而别过头,握住短刀的手背上爆起一

《簪娘别传》免费试读

荷衣立在原地,呼吸一下都觉得喉咙火辣辣的疼。

“张某为了睢阳城,只能对不住……”张穆说不下去,转而别过头,握住短刀的手背上爆起一根根青筋。

荷衣见张穆迟迟不肯动手,心中泛起了酸楚的涟漪。她的脖颈一用力,短刀割破了表皮,丝丝鲜血渗了出来。

张穆急忙丢开了短刀。他站在原地,流露出绝望的神色,过了半晌方才拾起短刀,擦净后收了起来。荷衣捂着流血的伤口,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唉,张某真是无能,口口声声说着为了睢阳百姓,到头来却妄想要娘子性命以保全自己。”张穆从营帐一侧的箱子里取来包扎用的白纱布,走回荷衣的面前。

“娘子可回去自己斟酌,若是想投尹军,尽可以去告发张某,张某就在这里,哪都不去,只是,”他轻轻地将荷衣脖子上的伤口包扎好,“只是你可以告诉他,睢阳不是杀一个张穆就能攻下的,睢阳身后是整个江淮大地,千家万户都悬在这一座城中,张巡大人和睢阳将士绝不屈服。”

荷衣静静地看着张穆,待他为自己包扎完毕后,她突然开口问:“张大人可曾婚配?”

张穆一愣:“不曾。”

“荷衣曾有过夫君,”荷衣抚摸着脖子上的纱布,“去年才与夫君成婚,今年年初夫君就阵亡于战场之上。家里的婆婆年事已高,到现在也不知生死。如果安禄山没有起兵造反……”她顿了一下。

“张大人说自己死不足惜,荷衣何尝不是如此?自荷衣来到这军中,除了张大人,其余的男人哪个拿荷衣当人看?只不过将荷衣看成个玩意儿,闲时便来把玩,玩过便扔开。”

“张大人心怀睢阳,荷衣一介草民自然无法并论,但张大人劝荷衣向叛军告发以求苟活,”荷衣明明说着硬气的话,却又憋不住抹了一把眼泪,“未免也太看低我了。荷衣难道不是大唐子民吗?从荷衣将副帅营前守卫的事告诉张大人开始,荷衣就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平安……咳咳……”

张穆恍然,自己这是聪明却被聪明误了,眼前这个被呛得脸色通红的女子在告诉自己秘密的同时,也把性命大权交付到自己手上。

他走近,荷衣下意识地躲远。

张穆只好站定不动。

“荷衣,冒犯了大人。”荷衣恢复了细弱的声音。

“说什么冒犯,是张某冒犯了娘子……夫人。”

荷衣愣了一下,半晌才嗔怒道:“张参谋是想再被荷衣骂一顿吗?”

张穆收敛起笑容,退后了一步,向荷衣郑重地行了个大礼道:“张某为抹黑夫人品格的事赔个不是,”他又拿出刚刚那把短刀,将发冠拆开,割断了自己的一缕头发,将其双手奉上。

“张穆现在身负睢阳城卧底的任务,做出这等蠢事,不求夫人原谅,只觍着脸求夫人暂且饶过张穆,等到睢阳守下,叛军伏罪后,张穆愿听任夫人处置。”

荷衣有些惊讶,自己只不过是有可能威胁睢阳安全,会暴露张穆身份的贱民而已,虽说她自己一肚子委屈,连哭带骂,但张穆当真听进去又当真割发行礼赔不是,她又觉得有些难为情。她接过了张穆的头发。

张穆拾起地上的手帕,将短刀擦拭干净,套上刀鞘后放入袖中。

“张大人虽为参谋,却随时随地带刀吗?”荷衣盯着他问道。

张穆笑了笑,说道:“张某不仅是参谋,更是卧底啊,若到不得已时,就给自己一个了断。张某这张嘴本不该有一点松动,但,”他侧目看向荷衣,“遗憾的是,张某发现,夫人只需站在这,将心里话说与张某,这张嘴便如此轻易被撬开了……看来这刀还真有非带不可得道理啊。”

“张大人是在怪荷衣吗。”

“夫人还嫌张某不够丢人吗,”张穆苦笑道,“张某如今哪有脸责怪夫人?”他掀开营帐,观察了一下四周,回头说道:“夫人,天色已晚,快些回帐中去吧。”

荷衣似有犹豫。

“夫人还有什么要嘱咐张某的吗?”

荷衣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行军期间,荷衣在军中行走也不似大人一般显眼令人起疑,张大人若需要帮忙,尽管来找荷衣就是了。”

张穆面上掠过一丝疑虑,不留痕迹。

他笑着安慰荷衣道:“夫人就不用担心张某了,若是张某需要夫人的帮助,自会去请夫人的。夫人目前所要做的就是保全自身,张某之后定会想尽办法助夫人脱离苦海。”

荷衣欠身行了个礼,便轻手轻脚的自张穆帐中走出来,走远了。

荷衣走在曲折的小路上,夜风一吹,她不禁打了个哆嗦,这才发现自己上身的衣襟已经湿透了,连衣袖处都是冰凉的冷汗。她用双臂护着上身,尽量走得再快一些。

她一直以来都对张穆怀有着好感,不仅因为他言谈举止与军营中粗手粗脚的士兵不同,更因他对深陷苦海中的自己以礼相待,始终尊重自己。

她感激他,感激到自己一面对他,都有点忘乎所以了。

就算今晚他拿刀架上她的脖子,她仍然迅速原谅了他,甚至热情地自荐,希望能帮上他的忙,她自己都……

她想不下去,终于刹住脚,一只手捂着脸,另一只手捂住胸口哭了起来。胸口衣襟处放着张穆的那缕头发。

睢阳城外的夜肃杀死寂,她的抽噎被虫鸣盖过,片刻后,虫鸣声也变轻了。

———————————————

顾嫂在军帐中左等右等不来,正觉着奇怪,想出帐看看,荷衣一溜身钻了进来。

“荷衣,你一个女子,这深更半夜的,上哪去……你怎么了?怎么这副模样?”顾嫂见荷衣苍白的脸上满是泪痕,急忙伸手去搀她,摸到她的衣服时,惊呼道,“这么一身汗!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只是想婆婆了,嫂子莫怪。”荷衣伸手抹泪,盖住了脸。

“唉,是不是我不在的时候,那一帮蛮人又对你动手动脚?”

荷衣只是摇头。

“唉,熬着吧,领军的那个尹将军,虽然叛乱朝廷,但不幸中的万幸,他倒不甚好女色,等到回程路过你家,便想个法求那个将军放了你吧。”

“嫂子,那你呢?”荷衣平复情绪后问顾嫂。

“我家男人在哪,我不就得跟到哪嘛!他现在在军中养马,我也只能待在这里洗洗衣服。他们若不放我们这对老夫妻,我们也只能忍,两方交战,怎么苦都是百姓逃不了的。”顾嫂手脚麻利的收拾着床铺。

“好荷衣,今晚就和我一起睡吧,啊,把你那湿衣裳也换下来。”顾嫂熄了灯,帮着荷衣更衣。黑暗中,荷衣偷偷将张穆的那缕头发藏于榻下,然后小声说了句:

“谢谢嫂子……”

她换了干净的衣裳,蜷缩在被褥中,心里却还想着那个长袖一拂,朗如明月的男子。

———————————————

参谋营中,张穆正伏案疾笔。

“城中似有贼军内应,大人当心。”

停顿了一下,又落笔道:

“或为贼军首领知穆身份,故意迷惑,也未可知。大人应尽快做好应对,挑选新人,穆当九死不悔。”

荷衣,张穆来做内应,就不得不是这样一个没有真心,不得好死的人。

《簪娘别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