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毒女驯夫邪王的小野妃 穿越文 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架空小说

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

架空连载中

完结小说《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是轻寒公子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宇文昭,母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桃夭夭想起了以前一个人的漂泊日子,以天为庐、以地为席,最是常有。这会儿也索性将盆子往旁边一放,往草地里一躺,胳膊枕在头下,仰躺看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2 12:10: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是轻寒公子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宇文昭,母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桃夭夭想起了以前一个人的漂泊日子,以天为庐、以地为席,最是常有。这会儿也索性将盆子往旁边一放,往草地里一躺,胳膊枕在头下,仰躺看

《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免费试读

桃夭夭想起了以前一个人的漂泊日子,以天为庐、以地为席,最是常有。这会儿也索性将盆子往旁边一放,往草地里一躺,胳膊枕在头下,仰躺看天。

幽蓝的夜空繁星点点,仿佛桃花岛上的星空。

她想君师兄了。

这一发呆就忘记了时候。

*

帘子掀开,桃夭夭端了水盆回来时,迎面就看见了齐王负手站在门口。

手一抖,水盆里的水咣地一下,溅了出来。

幸亏宇文昭反应迅速,往后一撤,躲过去大些,但下身衣袍和靴子还是泼上些许。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桃夭夭连忙放下盆子,弯腰向人家一个劲致歉。

宇文昭沉着脸一言不发,目光缓缓从她脸上挪开,平视着前方。

房间里的烛火明明晃晃,齐王高大的影子投在帐墙上,气氛沉闷,桃夭夭一时感到不自在。

她紧张的问:“王、王爷……您,您怎么出来了?”

齐王背影笔直,单手负后,目光并不看她:“打水要这么久?”

语气不紧不慢,却隐隐透着一股怒气。

桃夭夭瞪着眼,这才想起来缘故,便扯了理由:“哦,是、是我路不熟。”

宇文昭不说话,只冷冷的瞟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往内帐走去。

内帐,齐王坐在榻边候着,桃夭夭挽起袖子,露出一截子白白的手臂,在水盆里哗啦哗啦湿着毛巾。

宇文昭目光挪到了一边,忽然淡淡的开了口,“晚上不要乱逛,不安全。”

桃夭夭正在拧毛巾,嗤地一声笑了,“王爷不会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吧?我一个野丫头,没那么娇贵的——”

闻言,宇文昭的眉心微微一拧。桃夭夭却没看见一般,将手中的毛巾“啪”地糊上了齐王的脸。

猝不及防,宇文昭的脸已被湿漉漉的毛巾蹂躏了一把。

他下意识地往后偏头,左手猝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桃夭夭再想擦,手腕被恶狠狠的攥了回来。

桃夭夭揉了揉被扼得生痛的手腕,抬眉间气鼓鼓的瞪他,但见齐王的脸暗得要下雨一般,恍然才记起这位王爷的左手是好的,人家是不需要自己帮他擦。

她嘻嘻一笑,“王爷想自己来就说嘛,这样咱们都省事儿。”

果不其然,人家用左手拿过毛巾自己擦脸。

只是后来这齐王的脸就一直就阴着没晴,桃夭夭自觉着抱屈,遂做什么都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

待蹲下来要为齐王脱靴时,齐王又不配合。

桃夭夭收了手,“唉,既然什么也不用帮忙,我乐得轻松了!”

却听齐王冷冷道:“去拿泡足的木桶来。”

正一头雾水,见胡来提了一半大木桶进来,木桶的水正冒着热气。

桃夭夭一愣,低头看着地上这一盆子凉水。她自小在海岛上,海水中游泳,并不多么怕冷,更何况天已经暖和了,她给他备的凉水。

桃夭夭看着胡来给齐王脱了靴袜,齐王才将双足泡进水桶里。

水桶里似乎添加什么,散发着一股药草味道。

桃夭夭暗自噘嘴,还真是娇气。

然后擦了擦手,拉着脸立在一边,并不知道再做些什么。

宇文昭余光瞥了她一眼,大约早就不再指望这丫头会侍奉自己安寝,便淡淡道:“你回去歇着吧。明日一早要启程。”

桃夭夭噢了一声,也没细想,只解脱一般脆生生的应道:“那我回去了!王爷您也早歇息啊!”

二日,桃夭夭被外头的喧嚣声吵醒,连忙穿上衣服,探出头去,阳光已经耀眼了。

胡来正在帐外焦急探头,见她出来,“姑娘!您终于起来了啊!”

桃夭夭搓了搓眼睛,看见一排的士兵队伍在转移,马匹和车辆也已经开始行驶。

“这是……在做什么?”

“叶姑娘,就等你了!王爷已经启程了!”

桃夭夭恍然才想起来,昨夜齐王说过启程的话。

“胡护卫,为什么这么快就离开啊?这儿山清水秀的多待几日不好吗?”

胡来没回答她,已经跑得没影了。

*

古道颠簸,车轮滚滚,一队人马正在赶路。

车身摇摇晃晃,宇文昭披着青风,面无表情,透过车帘,他看见落在后面的桃夭夭。

宇文昭记起,这丫头不会骑马。

何安骑在马上,不时回头有些焦急,“叶姑娘,你快一些。”

桃夭夭以为要撵上齐王的车驾,不免跑得有些气喘吁吁。

宇文昭黑沉沉的瞳眸里,渐渐浮现出很久以前的画面。

“小昭哥哥,我什么时候还能见到你?”

泓儿扒着车子,小手拉着他的手,眼里噙着泪花。

“泓儿!我会去找你的!”

马车越走越远,他看见泓儿挥着小手,跟在马车后面哭着追。

幼时,他和母妃流落在东夷山区,邻居靠打猎为生,有个可爱的小女孩叫泓儿,他们关系要好。八岁时,父皇终于给了母妃应有的尊贵,于是他要搬到城阙里住了。

然而,几经周折他一直没能回京入宫,因为母妃的家族早年获罪、又不获宠,父皇来看过自己,再后来母妃病了,缠绵不好,直到病逝。十五岁时,父皇赐属地海曲、海东两郡给自己,他就一直在外戍守边疆。

记忆中小女孩模样不清,只记得她穿得破烂,小脸被冷风吹得皲裂,那一双乌黑透亮的眼眸,像泉水一样。他其实并不知道她的名字是哪一个字,但他却认定是这个“泓”,只有泓,才配的上那双眼睛。

宇文昭记起去年腊八节,眼前这丫头第一回闯王驾要见自己的情形。丫头的眼睛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孩提时的泓儿。

终于,他掀了帘子,对身旁的人示意。

何安下马过去,“叶姑娘,王爷让你前去。”

桃夭夭这才看见前头的齐王的车轿已经停了下来。

她想不明白是何事,便气喘吁吁跟了过去。

“王爷,您叫我?”

没有回应,只是帘子掀开,他望着她,“上来吧。”

口气似是邀请。

桃夭夭一怔,连忙摇头,“不用,真不用……”

《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