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朝落梦》一朝一梦一年华 男妃文 一朝落梦HE

一朝落梦

架空已完结

完结小说《一朝落梦》是桃幺妖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素,庄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那骆驼队的中间,有个带着面纱的女子,看不清楚模样,一身火红的彩衣勾勒出她玲珑的曲线,应该也是个十几岁的少女,那女子虽然浑身都裹在

|更新:2020-03-26 04:02: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一朝落梦》是桃幺妖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素,庄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那骆驼队的中间,有个带着面纱的女子,看不清楚模样,一身火红的彩衣勾勒出她玲珑的曲线,应该也是个十几岁的少女,那女子虽然浑身都裹在

《一朝落梦》免费试读

那骆驼队的中间,有个带着面纱的女子,看不清楚模样,一身火红的彩衣勾勒出她玲珑的曲线,应该也是个十几岁的少女,那女子虽然浑身都裹在彩衣和纱巾里,却是挺胸抬头,让庄黎隐隐猜想,那纱巾底下,会是一张怎样高傲年轻的脸蛋呢?

“看什么看?”看守的土匪一鞭子抽在车辙上,吓得挤在车口的一群人赶紧缩回来,庄黎回身的时候却意外看到王素正从车窗麻布缝隙里往外看,她本来还在心里吐槽王素其实也是有好奇心的啊,却看见王素脸上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一闪即逝。他起身哗的扯下那块麻布,光线忽然直射进昏暗的车厢里,所有人都看见了面前高高的城墙上雕刻着三个大字。

吞香城。

在明月楼,吞香城并不是个陌生的名词,它是西域里较为繁华的一个都城,造香业极其发达,也是商业,贸易的集中地,就有过吞香城的商人送白石公子一小盒香粒,红凤点了一颗在大堂,那香气,让才子段少爷都忘记了他准备要说的故事,可是白石公子不喜欢,说他还是更喜欢故事,将一整盒香粒都打发给了柳依依。这在京城可是成为白石公子宠爱柳依依的重要传说,毕竟那可是大凤朝王公贵族都难得到的西域珍品。

吞香城的香料天下第一,也是西域皇宫的香料供应城,除了香料,闻名天下的还有当地的贸易,虽然大凤和西域边境线上骚乱不断,西域却也是年年向大凤上供贡品,在大凤做生意的西域商人,有一半都来自这个吞香城。他们有丰富的经营经验去赚大凤朝那些世家子弟手里的金子,一年半载就能在凤朝京城买宅子,买奴隶。

对,奴隶,吞香城也是西域最大的奴隶买卖场所。

庄黎一惊,车里的人也大概都知道了自己将要去的地方,比在富贵人家做丫鬟还要低贱些的行当,奴隶。

马车进了城,沿着城边沿一直行到一处圆形的场地,周围围着一圈一圈的石台阶,他们在附近的一个毛毡帐篷面前停下来,那匪徒将他们撵下了车,进了这帐篷,给了他们水和少量食物,留下几个看守其余的人就去外面车上卸其他劫来的物品,庄黎吃饱了正四处打量,就看见一个小厮模样的胡人挑了两担水进来,哇啦哇啦的说了什么,见他们没听懂,就手脚并用的比划着,那意思是这水是让他们洗脸用的。

要买卖的人口,自然是先得洗干净脸蛋,以此来分价格。庄黎叹口气,她这张面孔,不洗脸说不定还能卖的价钱高点。

青釉乖顺的拉了拉她的衣袖,没办法,庄黎卷起袖口,开始和其他人一样,捧起水洗起脸来。

抬起头来,对面的王素也已经将自己整理好,有一瞬间庄黎腿一软,几乎又想起在京城遇到他时候少年皇亲的模样,而后者看了庄黎一眼似乎有些意味深长,他环顾一周,落梨花正在青釉身旁坐起来,她脸庞原本姣好,洗净尘土后更是生出一股妖艳来,虽然年纪尚轻,却是别有一番妩媚的清秀,别说是王素,连庄黎也看得呆住了。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放心。”落梨花挑了下眉毛,看着王素,忽然说道。

青釉愣愣的不知道落梨花的意思,还问起来,落梨花却是忽然变得守口如瓶起来,她抿着一个漂亮的笑意对青釉说。

“小青釉你不懂啊,这算什么,你梨花姐姐知道全天下男人想的什么。”她越发故作神秘起来,倒让庄黎也觉得稀奇了,刚想问,就又有小厮进来,将她们的手,一条麻绳像捆蚱蜢一样一个接一个的捆在一起。

吃饱了,也暖和了,到底开始怕她们逃跑起来。

王素凑到庄黎耳边,耳语道“呆会儿我让你跑的时候,你就拼命的往前跑,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要回头,一直跑进闹市里。”

“什么!”庄黎还没彻底理解他说的话,就听见落黎花对着那个看守,娇滴滴的巴结起来。

那看守也挺上套,看着落梨花一会儿就迈不动腿了,主动走到落梨花身边,低头头,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变故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还没有来得及被捆上的王素,拿着被看守遗忘在一旁的绳子悄悄靠近,乘着看守不注意,一把用绳子套住那看守的脖子。

看守连喊出声的机会都没有,那落梨花也上前帮着王素将那看守勒住,虽然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力气却也不小,看起来那王素似乎也是有些功夫底子的。不出一会,那看守就倒在地上,不动弹了。

这个时候,正是整群匪徒最为松懈的时候,他们忙着去兑换劫来的其他财物,留下来的看守忙着同奴隶买卖场的人交涉,看管他们的人寥寥无几,王素见那看守已经不行了,才爬起来,大喊一声:

“跑。”

顿时人群哗啦啦的往外涌,外面就算还有两个看守,一时间也慌楞住措手不及,他们想去追,却不知道该去追哪一个,只能跟着人流,抓住一个算一个。

庄黎拉着青釉,刚要出去,却看见落梨花依旧站在原地。

“跑啊?”

那落梨花却不动,她抓住庄黎的双肩将她送到门口。

“从我被她们劫来,我就没有想过要跑,我又能去哪里?”

“留下来做奴隶就好吗?”

“你放心,我落梨花心高气傲,怎么甘心于此,黎儿,此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保重。”

庄黎还想说点什么,旁边的王素却已经拉起她走出毛毡帐篷,外面的人已经跑散了,这里是郊外,人流不多,只要她们跑进市井里去,流落街头大概也会比做奴隶来得好。

庄黎在京城见过胡人家喂养的奴隶,做最繁重的体力活,任由买卖鞭打,死一个奴隶,连官府都不用报,挂上奴隶的身份,就连人都不算,只能是主人家的物品。

“她会过得比你要好。”王素在旁边说,算作是安慰庄黎。

他们沿着城边,跑过那层层街道,穿过大街小巷,直到已经实在没有奔跑的力气。

那王素看得出武功底子却是不薄的,没怎么喘气,庄黎却已经抱着块石墩子喘的要死要活。

等到她喘完,抬起头看着王素已经从贴身的衣服里取出一块玉佩放到庄黎手里。

“你还想得起我让你记住的地方对吧,从月渡口到剑门关,到桐油滩,最后是落马峡,这是我在以前西凉匪犯人那里打听到的一条大凤和西凉之间的捷径,却是派多少人都查不到这条密道的入口。这次算是明了了,只要跟着这条路走回大凤,是最快且安全的。”

庄黎一愣,大概明白王素愿意跟着西凉匪来到这里的目的。

“我还有更大的事要办,是不可能带上你的,你若是想回大凤,可以把这块玉卖了做盘缠。”

庄黎一时语塞,听了惜字如金的王素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他在整个来西凉的路上所说的话加起来,都没有今天说的多。她也意识到这个六皇子,大概是将来的素王爷,不简单的勇气,以及要在西凉这块地域上插手的决心。

那块玉握在手里,有一点点温柔的温度,大概是他佩戴得久了,染上他的体温,通体月白,没有一丝丝瑕疵,雕刻精美的龙子,一看都是价值连城,当掉做盘缠,还够她回大凤在边境买套像模像样的宅子。

她只想安安稳稳的生活。

那种生活近在眼前了,王素给她的,确又忽然觉得也不是那么想要,比起回到大凤,有王素在身边冷眼冷语其实不错,有落梨花在一旁花之妖艳也不错。

她忽然觉得万分不舍起来。

“那你,保重。”她的话说的极为小声,不知道王素有没有听到,只是低着头。皱着眉头。王素似乎也因为她的举动楞住了,伸手摸摸她的头顶,似乎是这个孩子能够做出的对人的最大安慰。

然后他消失在市井街道之中。

所去之事,必定是凶险万分,不知道六皇子素还是否有机会回到大凤京城。

庄黎转身又心里一惊

青釉!

青釉之前一直跟着庄黎在跑,所以她一直以为青釉依然在自己身后,而这个时候发现身后哪里还有人!

庄黎赶紧在周围四处找了找,街道上满是穿着各种花花绿绿装扮的胡人,哪里还有青釉。

她沿着刚刚过来的路一路找过去,她的打扮与这座城池格格不入,太过引人注意,按理说青釉要是流落到街道上应该跟她一样很容易认出来。

难道被抓回去了?

想到这里,庄黎不由得心中一凉。

她只能把王素给她那玉佩贴身藏好,按记忆中模糊的道路往之前帐篷的地方小心寻过去,一路上左右张望,生怕青釉蹲在哪个不起眼的角落。

已经是夕阳西下,她更是万分焦虑,隐约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走到了之前的帐篷附近,可是还是没有半点青釉的影子,而且似乎有许多人流正往跟她所去一样的方向赶。

在转过一条街道,就是郊外,已经能够看见之前看见的圆形的场地,石阶上面坐满了人,有胡人拉着一个衣着麻布的女子站在中心的看台上,说了什么,下面的人纷纷举起手来。

庄黎明白了,这个圆形的场地,是奴隶的拍卖场。

《一朝落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