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孤女勤王》孤女勤王紫幽阁 cp 孤女勤王大叔受

孤女勤王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孤女勤王》的小说,是作者曼惠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第八章、为探侯府子婴唱生辰堂会,秦无闷纨绔邪肆调戏子婴 未时刚过,老太君在一众人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园子里,只见她华服玉簪,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5 20:03: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孤女勤王》的小说,是作者曼惠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第八章、为探侯府子婴唱生辰堂会,秦无闷纨绔邪肆调戏子婴 未时刚过,老太君在一众人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园子里,只见她华服玉簪,

《孤女勤王》免费试读

第八章、为探侯府子婴唱生辰堂会,秦无闷纨绔邪肆调戏子婴

未时刚过,老太君在一众人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园子里,只见她华服玉簪,满头白发梳的一丝不苟,面容慈祥,自带一股权贵之家的威严,她的身边除了几个媳妇和孙女,还有一个年轻的男子,乃长房嫡次子秦无闷,人唤混不吝,个子高大,头戴一顶青纱抓角儿纱帽,脑后披散着黑发,身穿一领淡绿罗团花长袍,腰系一条双搭尾龟背银带,脚上一对黑色扎金线的皂靴,手中执一把折迭纸玉兰扇子,一双桃花眼骨碌碌乱转着,给他原本俊美的脸增添了一丝狡黠,他在老太君身边撒娇卖乖地说笑着,逗得老太君直乐呵。

平日府里沉闷,难得有个乐子,加之当初吴观和秦宇谈好只演一场,尽管男女有别,侯府里一众人,并交好的几大家族的家眷都来观看演出了。

男子从半月门隔开的影墙外的甬道上,进入后门楼梯,在二楼的观赏台观看,女眷们从前院女眷甬道进入一楼坐席观赏,楼上楼下男女分开。

混不吝是个例外,他粘着老太太,老太太也随了他。只是叫他坐在身边,离那些小姐和少妇们远一点,以免污了彼此名声。

申时,演出正式开始。

琴声响起,如流水如阳光,笛声相和,悠悠扬扬,一阵道教仙乐起,道法自然,逍遥自在,心随之安宁。

歌声随着琴声和笛声,一道清越空灵的歌声悠悠然地响起:

仙家仙人寿命长,仙家乐

白鹤初生羽未齐,仙家乐

玉皇恩养五灵机,仙家乐

一朝飞上通明殿,仙家乐

万里烟霞路不迷,仙家乐,有仙家乐

两道身影左右两边飞上戏台!端看那子婴,墨发披于身后,浓妆下仍眉目如画,眼角外大大的粉色蝶妆,子婴本就生的美,妆扮下五官更加立体,姿容更加飘逸,衣袂翻飞,看上去如仙人一般,美得似要羽化飞天。

而席礼则一身道袍,画了个仙风道骨的道士妆,瘦高的样子看上去颇有几分得道的仙人之气,似乎来自那九天外的菩提老祖,只差拿一葫芦仙丹和一柄拂尘了。

子婴那空灵的歌声,则直击众人的心灵,只看得那些小姐、妇人暗自心跳,甚至老太君都惊呆不语!

歌毕,席礼和子婴飘起,半空里展开大红的条幅,上联:西望瑶池降王母,下联:南极老人应寿昌,横批:福寿绵长!

“哎呀,仙家驾临给老太君贺寿了!”秦无闷先一惊一乍地叫起来!

老太君笑得合不拢嘴:“吉祥!赏!”

仙人贺寿!大燕国头一份吉祥啊!

其实,给子婴化浓妆改变本来面貌,华少只是不想子婴惹了麻烦,毕竟奉国侯是情报司头子,子婴身份不明,但是华少亦不愿他因此身陷囹圄。

当时他提出来给子婴化妆,子婴开玩笑地说:“怕我太好看,被小姐们抢走了?”

华少嘻嘻一笑说:“是啊,我们的子婴长得如此美,我还真的是担心被人活吃了呢!”

子婴凑上来,故意暧昧地看着他的眼睛:“真的担心我?”

“坐好!”拿了自己制作的彩妆,华少一笔一划地教他如何勾勒妆容,子婴看到他近在咫尺的精致的小脸,眉目如画,细腻光洁的皮肤,清浅的呼吸,还有那清新的体香混合一点点的药香味,子婴的心就不由自主地轰塌一角。

当看到化好的妆容,子婴啧啧称奇,只怕长泽也不能认出自己来。

华少看他发呆,认真地说:“望你全身而退,安全归来!”

子婴心砰砰跳,看着他认真的小脸少有的严肃,满满都是担心和关怀!子婴只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心跳快得令他窘迫,幸好浓妆掩盖了心思。

……

戏台上忽然一阵风似的跑出来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在台上站成两排,手里拿着花束花环,大声喊着“祖母生辰吉祥如意”!

哈,可不是自己的一群孙子吗!老太君笑得见牙不见眼:“怪不得这猴儿们都不见了,原来在后台!你们想作甚?”

一阵叮叮咚咚的琴声响起,四个儿子并两个女儿家的男孙二十个孩子一起随着节奏唱祝寿曲:

恭祝祖母福寿齐天

祝福祖母生辰吉祥

年年都有今日

岁岁都有今朝

恭喜您,祝福您

走下台,边唱边向老太君走去,把花环戴在老太君头上,把花束放在老太君手里,齐齐跪下磕头,高呼:“恭祝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老太君又是开心又是激动:“好好好!祖母老了,可不能戴这么多花儿喽,这要成老妖怪了!”

秦无闷“嗖”站起来:“凭什么不叫上我?”

老太君被他打断了眼泪,笑骂:“你要早知道还能藏得住?哪里能有如此惊喜!”

下一个节目是歌曲,聚贤楼嗓子最好的艺人陶思羽演唱,一边抚琴一边高声歌唱。

陶思羽音色纯正透亮,音域宽广醇厚,声音流畅如泉,情感朴素真挚,把娘亲的细腻以及深沉的爱演绎的非常充分。

歌词直白,却那样的感人肺腑,激荡人心,产生共鸣!

一曲歌完,老太太眼眶就润湿了,尤其那几句“啊,不管你多富贵,无论你官多大,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娘亲”,真是唱到老太君心坎里了,一时百感交集!

混不吝大声鼓掌吆喝:“好!”

奉国侯秦少杰在二楼,喊了声“赏!”算是极度地首肯了!

接下去是麻杆和冬瓜的《说反话》,相声形式,说两个人老是对着干,连话都一定要拧着说:

麻杆:我是麻杆

冬瓜:我是干妈(杆麻)

麻杆:我是狗尾巴花

冬瓜:我是花尾巴狗

麻杆:我是霸王

冬瓜:我是……王八(王霸)

哄笑声一片。

接下去是小渔表演的《漂浮》:配合表演的李贺,忽然“生病”直挺挺倒地,小渔喊两个人搬了一张塌,让人把“尸体”抬放到塌上,盖上白布,只留头部和双脚,把塌撤掉,盖着白布的李贺仍然直挺挺地半空平躺着。

而且随着小渔的指挥棒,“尸体”还忽高忽低地甚至前后左右漂移。

众人啧啧称奇!

忽然地,混不吝冲上舞台:“我来看看,我来看看。”

一把拉下白布……

大家“噗嗤”笑出来,原来李贺双脚踩地,上半身往后仰着,双手各在身侧端了一条木头,木头的另一端穿着和他同样的鞋子!

障眼法而已!

园子里一直欢声笑语不断,不觉日头西落,早有管家命人点了灯笼。眼见得折子上的戏目演完,老太君命人把打赏的钱备好,只等子婴等人谢幕。

没有想到这时候,席礼从后台走出来,手里端着一个很大的圆形点心,说是聚贤居专门给老太太做的“寿糕”。

“祝您生辰吉祥”,走到老太太的身边,席礼把“点心”放在老太太身边的小几上。

老太君靠近了看,才发现圆形点心上面一个洁白萌宠的小兔子,两爪抱着个红通通的寿桃,眉眼笑得弯弯,真是喜煞人。

老太君激动地说:“你们竟是如此有心!”

众人皆赞叹这兔子大约是月宫里下来的仙兔!

这话老太君爱听,她肖兔!

“请老太君和众人分而食之,祝老太君洪福齐天!”

其实老年人不管地位多高,内心里多少如孩子般的好奇,在等待拿刀切“大点心”的时候,她忍不住说:“真的很香啊,我口水要流出来了。”惹得大家一阵哄笑。

众人自是从来没有吃过这种甜而不腻,柔软绵滑的糕点,尤其是小孩子和老太君,入口则化的口感,回味绵长!

一场演出,老太君在所有人面前挣足了面子里子,赏赐无数,心满意足地带了一众人离开园子。

子婴和席礼回到后台。帘子一掀,混不吝那张桃花脸从帘子里探过来,挑逗地看着子婴:“小兄弟的妆不错啊,能教教我么?”

子婴置之不理。

秦无闷走进来,弯下腰,头蹭着他的肩膀,看着铜镜里说:“不要生气嘛,你这么好看,又会做好吃的点心,小爷真的很想你留在身边,不比你在卖唱强?”

子婴伸手利落地推开他:“秦少爷,小的们不是卖唱,是艺术演出,我们靠本事吃饭,天大地大,自由最大,谢谢少爷的美意,在下还是比较喜欢和兄弟们在一起。”

“啧啧啧,这么美的脸,靠什么本事……”秦无闷伸手要去捏子婴的脸,子婴一把打掉,怒目而视,冷冷地说:“秦少爷自重!”

席礼也走过来,隔开秦无闷和子婴,他不愿子婴受辱,更不能叫他在此惹祸。

秦无闷正要发飙,忽然帘子掀开,露出管家的一张老脸,冲着子婴和席礼道:“侯爷有话要问,两位请吧!”

子婴妆也没卸干净,向秦无闷拱拱手,和席礼一起去见侯爷,秦无闷踢踢踏踏地后面跟着。秦管家说:“二少爷,侯爷没有叫你。”秦无闷斜了他一眼,无所谓地说:“知道啊,也没有说不叫本少爷去吧!靠边站,不要耽误爷看美人!”

秦管家无法,只好随他了。

《孤女勤王》 免费阅读章节

《孤女勤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