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麻衣刑警》麻衣神相 免费阅读 麻衣刑警弱受

麻衣刑警

悬疑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轩逸原创小说《麻衣刑警》,主角是王成,叶渊,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刚出饭桌,我就觉得一丝不对,有人应该在监视我,或者跟着我,心里不觉警惕性便高,去厕所的路上,我故意走的东倒西歪,想引他出来,却无

|更新:2020-03-24 00:04: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轩逸原创小说《麻衣刑警》,主角是王成,叶渊,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刚出饭桌,我就觉得一丝不对,有人应该在监视我,或者跟着我,心里不觉警惕性便高,去厕所的路上,我故意走的东倒西歪,想引他出来,却无

《麻衣刑警》免费试读

刚出饭桌,我就觉得一丝不对,有人应该在监视我,或者跟着我,心里不觉警惕性便高,去厕所的路上,我故意走的东倒西歪,想引他出来,却无果。回来的时候我确定他也还在,脚步很轻,应该不胖,猛的回头,却,还是没有寻到他的踪迹,有些吃惊,转眼来到饭桌,同事朋友们打趣道,这喝的又没了,应在满上,拒绝不了的热情,又喝了起来,但那个跟随我的眼神,一直没消失,但就是没找到,菜不多了,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菜肴,可能是喝了不少酒的缘故,竟期待上的菜了,“来了”有个年轻的同事说。

一列列服务员又走来这边,众人期待下,一盘盘瓜丝儿、山鸡丁儿、拌海蜇、龙须菜、炝冬笋、玉兰片、浇鸳鸯、烧鱼头、烧槟子顿时,,又开吃了,一阵阵欢声笑语充斥着耳边,但心里的警惕一直在,监视的目光一直也没散,奈于始终没发现那人身影,我最终也没有告诉叶渊和陈Sir等人,一直吃饭,被灌酒,身体最终被酒精麻痹,我昏睡了过去。

但是我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的叶渊也会遇到一些麻烦,而且这个麻烦并不小。

叶渊回到自己的公司里,在他离开的这些日子里,很庆幸的是公司里的一切事物还是正常的运转着,没有因为他的离开就变得瘫痪或者是出点什么大的乱子。

叶渊名下的建筑公司里这段时间却开始频频出现事故,算起来也是叶渊回来之后,第一次事故才发生的。

那是一天的清晨,建筑工人已经开始工作了,一栋正在施工的工地里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随后叶渊的办公室被人敲响了。

“进来吧。”

“老板,不好了,王成他干活的时候从架子上摔下去了。”

“什么。”叶渊听到之后大吃了一惊,这种事情发生在工地上他肯定是有责任的,尤其这个工人又是在干活的时候摔下来的。

“人呢?现在怎么样了。”叶渊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问到。

“我已经组织工友把他送到医院了。”

“那好,我们现在过去看看。”说完之后叶渊拿起了一边的外套走了出去。

市立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里正在紧张的进行一场手术,叶渊就守在病房之外。

王成的亲人听说了这件事情也来到了这里,他们坐在病房外哭天喊地,叶渊看见他们这个样子心里也特别的不舒服。

等了好久,病人才被从病房里带了出来,叶渊赶快上去问:“医生,病人的情况怎么样?”

做手术的医生解开了自己的白口罩说“情况还是可以的,只是腿部骨折,身体其他部分问题不大。修养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了。”

叶渊松了一口气人没事就好,这个时候王成的家人情绪也已经稳定了下来,又从医生那里听说了人是没事了,也就放心了下来,至于后续的治疗和赔偿,他们知道叶渊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也就没有提出来,他们一家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从来不知道趁机敲诈是什么。

可是异变就是发生在王成醒来之后。

叶渊正在病房里看护王成,他的亲人也在旁边看护,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躺在床上的王成突然睁开了眼睛。

王成的妻子正在给王成擦着胳膊,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王成的眼皮轻轻的动了一下。

细心的叶渊最先看见了。转过头和他的妻子说:“大嫂,你看王哥的眼皮是不是动了一下。”

王成的妻子听到之后激动的抬起头一看,果然看见王成的眼皮正在微微颤动着,这下所有人都把自己的功夫给放下了,看着这个躺在病床上的人。

终于王成的眼睛睁开了他并没有像人们预料的那样虚弱的躺着,反而眼神里透露出了一种有如野兽的光芒。

可是在场的人都沉浸在他苏醒过来的喜悦当中,并没有注意到他眼神当中那不寻常的微动。

突然之间王成就像是一只凶狠的饿狼一样从病床上猛地坐起身来,扑向了他身边的妻子,嘴里发出嘶嘶的怪吼声,张着牙齿就要有他的妻子。

王成的妻子哪里会想到有这一出,已经被懵住了叶渊也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成的嘴咬上了他妻子的脖子。

王成的妻子发出一声尖叫并且不停的伸手捶打着王成,而叶渊也被这声尖叫叫回了神智,上去一把把王成推到了病床上,并且按住他的手脚不让他动弹,可是王城的嘴里也不会说话,还是丝丝的怪吼着挣扎着想要扑向按着他的叶渊。

叶渊按着努力挣扎的王成,这个时候的她根本就不象是一个病人,而是非常有力气的野兽一样,就算是平时他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爆发力。

叶渊转过头喊着王成的妻子,让她赶快出去叫医生。

王成的妻子掉了点头,用手捂着自己安逸上的伤口跑了出去,嘴里不停的喊着:“医生,医生。”

听到呼喊的医生跑了过来,一进门他显然也愣了一跳,并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不过还是迅速的从药箱里面拿出一针镇定给王成注射了进去,因着药物的关系片刻之后王成老实了,慢慢的又闭上了眼睛。

眼看着王城好不容易老实了下来,他的妻子哭着说:“医生,这到底是怎么了?你不是说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吗?”

这个医生也有一些尴尬,不过还是说:“说实话,这种情况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不过既然病人过来了,我一定给他治好。”

听见医生这么保证,王成的妻子也算是放下心来,不过医生看见她的脖子上还有伤口,顺便给她消了一下毒,然后又把伤口包扎好了。叶渊看着眼前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一些,就和王成的妻子说道:“嫂子我还有些事情要出去处理一下,你稍等我一下,我一会就回来。”

王成的妻子不疑有他,点了点头默默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上丈夫。

出了门之后的叶渊大脑急速的在反应,刚才王成的表现实在是太不寻常了,一般的人只能想到他是不是的了什么其他的病,但是这段时间叶渊也见过了许多奇怪的事情,所以在看成的表现也就不得不把他的情况往往一些奇怪的方向去想,只不过叶渊现在还不可还不敢确定,所以他决定去找杜晦看一看情况。

“所以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我问叶渊。

今天我还在上班,就被叶渊给火急火燎的叫了出来,我还以为是有什么事情,没想到他给我说了这么奇怪的一件事,说实话我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是啊,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这么突然发狂肯定是有其他的缘故,不可能是得了什么病,毕竟以前从来没有征兆。而且医生一开始也没有查出来,不会这么无缘无故的就突然得病吧。”

我低着头想了一下,叶渊说的也对,没有什么事情是会无缘无故的发生的他的背后肯定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好吧。你先别着急,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看看。”

叶渊点了点头先离开了,我靠在凳子上想着,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呢?平静的日子果然过了几天就又有新的麻烦了。

夜晚,我想了半天还是带了一些工具,叶渊早就在医院的门口等候我了。

我背着背包走过来问:“怎么样?他的家人都走了吧。”

叶渊点了点头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我找了一个理由把他们全都送到招待所了。”

“那就好。”

夜晚的医院有些诡异,昏暗的灯光,还有安静的走廊,走在其中我不免的感觉到有些紧张。

很快就到了王成的病房,今天为了让王成安静下来,他已经又打了一针,没办法,不打针的话王成就像是一个无人可以控制的野兽。

病床上的他安静的睡着,我把背包放下了床上。拿出了师父留给我的牛眼泪,首先我想证明看看王成的异常到底和这些事情有没有关系。

我把牛眼泪给自己的眼皮上抹了一些,叶渊也往眼皮上涂抹了一层,等我睁开了眼睛之后。

天呐,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王成的脖子上有一条黑色的线,一直连到他的四周,这个时候我能看到他的脸几乎是铁青的。

我和叶渊对视了一眼,这次的问题看起来还不小,因为我压根不知道是什么会导致王成变成这样。

“你继续让他睡着,我回家看看师父留下的茅山术里面有没有解释这种现象的。”

“没问题,明天我们再会面。”

我点了点头,叶渊开着车又把我送回了家里。

《麻衣刑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