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夫君来袭娘子别跑贴吧 同志 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腹黑攻

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

架空已完结

《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是飞奔的羔羊写的一本架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精彩章节节选: 自欢儿嫁进许府,在许家二老面前虽是相敬如宾,但私底下却常常同许言儒斗嘴,也常做出些另许家二老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虽然许家二老并非

|更新:2020-03-23 12:05: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是飞奔的羔羊写的一本架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精彩章节节选: 自欢儿嫁进许府,在许家二老面前虽是相敬如宾,但私底下却常常同许言儒斗嘴,也常做出些另许家二老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虽然许家二老并非

《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免费试读

自欢儿嫁进许府,在许家二老面前虽是相敬如宾,但私底下却常常同许言儒斗嘴,也常做出些另许家二老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虽然许家二老并非十分赞赏欢儿的言行,但是因为欢儿,许言儒确实改了了以前很多顽劣的毛病。

他在镇上把脸丢尽,估计是再也不敢去花楼,他同狐朋狗友出去喝花酒,欢儿一句不说便到花楼将他那些狐朋狗友教训一翻。

许家二老虽向来是宽厚从不动手的斯文人,但对于许言儒的改变,对于他俩的斗嘴和欢儿稍显不那么文雅的行为,许家二老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本以为夫妻相处的日子久了总会生出些感情来,如此便可相安无视的过一辈子,不再沾惹什么事非。

可现在日子没过多久,本好好的一个人却无缘故落了水,还成了这副惨白的模样。

许老夫人望着床上虚弱的儿子,满目怔忡的朝身旁的许老爷望去,她此时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

难不成,一开始她本是出于保护才做的决定,如今却是害了他不成……

“儒儿……是娘对不起你呀……”

许夫人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抓着宝贝儿子的手哭个不停。

“夫人!”

始终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许老爷朝许夫人低低喝斥了一声,欢儿站在一旁也被许老爷难得展现的愠色吓了一跳。

“娘,是我没照顾好夫君。”

欢儿知道许夫人向来心疼许言儒,瞧着她这么难过,欢儿心里也是百般的不好受,或许是上次她造成了许言儒染了风寒,许夫人已有些心结,这次才会如此伤心难过。

可偏偏她这次却连解释都解释不清,只能这么任他人肆意造谣。

又或者,她真的是罪魁祸首,从一开始她就该有想法邀他去梅园赏梅花。

欢儿缓缓朝许夫人靠去,走到许老爷和许夫人的跟前一下子跪下了,眼泪顺着面颊落下来。

“爹娘,这件事情都是欢儿不好,还请爹娘责罚。”

欢儿说着,就给许家老爷和夫人磕了一个头。

许老爷忙将欢儿扶起,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见门外飘来尖锐的音调,带着嘲讽的意味。

“你以为我二弟的身子是你这么磕了一个头就好了?”

来的人,自然是她那大嫂傅雅晴。

“大嫂。”欢儿虽知傅雅晴来者不善,但也不想失了辈分。

傅雅晴扭捏着身子进屋,走到许言儒的跟前瞅了眼他惨白的脸,又皱起眉用丝绢捂住鼻,啧啧两声。

“哎哟,弟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知道我家二弟这可是金贵的身子,怎么容的你这么一个杀猪的糟践呢?”

欢儿顾及辈分,可这傅雅晴却是没一句中听的,说的话也是越来越刺耳。

许老爷觉着傅雅晴言语过于锋利,便站了出来。

“雅晴,你这话是不是说的过分了。”

傅雅晴有恃无恐的说道:

“爹,这就是您的不对了,二弟可是您的亲儿子,您真的就不心疼?爹,您要不心疼儿子们,娘还心疼呢,您看看娘都哭成什么样子了。”

许夫人想反驳,张张嘴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眼下她只担心她这块心尖儿肉能不能快些好起来,看着他遭罪的模样,简直比她自己受苦还要折磨人。

“娘……”气若幽丝的音调从床间浮出。

“娘在,娘在。”

许夫人紧张的望着许言儒,抓着他的手又紧了几分,许言儒四肢无力的躺在床上,觉得自己的身子好似被掏空般无助。

他只觉得自己每一寸肌肤都是灼热,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

眼下他只记得自己脑子像发热了般跳下水去,之后大脑中的意识便被汹涌而来的河水淹没。

他记得他不停的在水中挣扎,双臂慌乱的拍打着身边的水,溅起的水花好像总是会打到他的脸上,不断往下沉的身体让他失措不已。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顾一切的朝水中跳去,只知道他在被人托起的那一刻,有着些许熟悉,他被托上了岸,在看到齐欢儿安然无恙的站在身旁发抖的那一刻。

他竟然忘记了水中那死亡逼近的危险。

娶了这女人,他绝对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从梅园回到许府途中发生的事情,许言儒已经全然不记得了,那一路颠簸,他只觉得自己的脑中逐渐变得昏沉,身子觉得愈加的发冷,脑中却烫的快要生出火来。

这下他知道自己是真的脑子发热,不可一世了。

迷糊之间回到了许家,许言儒只觉得那些下人慌乱的在帮自己换下湿冷的衣物,端了炭盆在身边烘了头发,混乱的思绪终于可以得要安歇。

可没过多久却又感觉耳中传来阵阵抽泣声,还有几声尖锐的音调。

他撑着意识,终于听出了究竟,似乎用了全部的气力才挤出一句。

“不是欢儿的错……”

许老爷派去的下人终于带着大夫回来,大夫已是上了年级,光从房门走到床畔边就花了些时间,他提着个箱子捋了捋胡须朝床塌上的许言儒瞧了一眼。

“许少爷怎么又病着了,这前段时间不是才染了风寒,我千叮咛万嘱咐要让他好生休养着,今日怎么又跑到那梅园中去,还落了水。”

来许府的路上,老大夫已经听下人说了些经过。

许老爷将许夫人扶了起来,给大夫腾出了些位置,许夫人起身间下意识的朝欢儿瞧了两眼,欢儿便有点自责的低下了头去。

老大夫沿着床畔坐下,慢条斯理的将许言儒的袖口撩开了些,闭着眼号了下脉,又轻抚上他的额头,全程一言不发。

末了又轻叹了一声便伸手朝着他的箱子探去。

还是候在一旁的许夫人耐不住性子轻声问了句:

“大夫,怎么样?”

“落了水还吹了风,染了风寒,比上回严重多了。”

老大夫简言意赅的概括,开了个方子又嘱咐了些服用的方子便出门离去了。

许夫人将老大夫开的方子交给程昱,让他取了药便吩咐下人赶紧去把药煎了端来,程昱点头,伸手正欲将许夫人手上的那张方子接了过来,却被欢儿抢先了一步。

程昱迷茫的看着欢儿,不明白她这么做的意思。

“娘,药我去抓,回来了我就到厨房煎了给夫君喝,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许夫人本想制止,却让许老爷先开了口。

“那好吧,这段日子你就辛苦些。”

许老爷是个明白人,他虽常忙于钱庄的事情,同这新进门不久的儿媳妇没有过多的交流,但却觉得她是个坦荡实诚之辈。

许言儒这次的病来的严重,许老爷虽也心疼,但却没妇道人家那般不明事理。

如果这件事情真是欢儿的过错,那依他对欢儿的了解,欢儿绝不会对这件事只字不提,可如果不关欢儿的事,那他那宝贝儿子又是怎么突然掉下水去了。

他的心中隐惴着不安,终不愿将事情往不好的方向想去。

说到底,不论如何,既然他当时做了决定替儿子定了这门亲事,总还是希望他能相濡以沫平安无事的过一辈子。

欢儿攥着药房出了门,春桃自然也跟了出去,许老爷在房中待了片刻又匆匆回了钱庄,许夫人在屋中却久久不愿离去。

傅雅晴见着许夫人那心疼难过的模样,忍不住背着她丢了一记不悄的神色,只觉得这同样是许家的儿子,怎么两人的待遇就能差了这么大。

傅雅晴见好戏已散,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也不愿再继续呆下去看这母子情深的一幕,便找了借口离去。

她带着贴身的丫头前脚刚出了门,后面就听见丫头附在她的耳边小声的问了一句:

“大少奶奶,你看那丫头真是会装好人,自己惹的二少爷落了水染了风寒,还故意在老爷夫人面前装好媳妇儿。”

傅雅晴倒是满不在乎,轻哼了一声,勾着嘴角坏笑,眼底闪过一丝嘲讽。

“她想照顾,也得有本事照顾的好!这照顾的好也就罢了,照顾不好……万一要出了什么差错……”

傅雅晴停了话语,只当是点到为止。

这边暗怀鬼胎,那边欢儿却是急匆匆的带着春桃出了许府,朝着程昱告诉她的药铺跑去。

欢儿走的急,脚下一不注意便绊了一下险些摔了过去,还是在一旁的春桃及时扶住了她歪歪扭扭的身子,这才免摔了一跤。

春桃扶住欢儿,紧张的拍着胸脯吁了口气,本想让她走的慢些,又发现了些不对劲,春桃慌忙拖住了欢儿的脚步说道:

“少奶奶,您这手怎么这么冰呀。”

欢儿抽回了自己的手,朝春桃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又朝前走了去,春桃知道扭不过她也不再说什么,只让自己私下里再多留些心思在二少奶奶身上。

两人紧着步伐到了药铺,欢儿拿了药这才安心了些,回去的路上脚步也稍显的要踏实些,春桃跟在后面一声不响的,看着少奶奶瘦弱的身影,犹豫了一会儿终将自己的疑问说出。

“二少奶奶,您和二少爷在园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好好赏着梅又全都落下了水去,不会两个都这么不小心全都被推了下去吧。”

欢儿却是轻轻一笑,轻描淡写的回道:

“我就是被推下去的。”

《夫君莫跑,娘子在这儿呢》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