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恨嫁》恨嫁女什么意思 穿越文 恨嫁无广告

恨嫁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恨嫁》是雕栏玉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韩过,李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芸娘走出门才算完全镇定下来,六娘最后那一眼的眼神,她有些看不透,像是期待,又像是嘲讽,看的她心里一阵发凉。 重新戴上帷帽,坐上停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4 04:02: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恨嫁》是雕栏玉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韩过,李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芸娘走出门才算完全镇定下来,六娘最后那一眼的眼神,她有些看不透,像是期待,又像是嘲讽,看的她心里一阵发凉。 重新戴上帷帽,坐上停

《恨嫁》免费试读

芸娘走出门才算完全镇定下来,六娘最后那一眼的眼神,她有些看不透,像是期待,又像是嘲讽,看的她心里一阵发凉。

重新戴上帷帽,坐上停在路边等候的牛车,待到李全在车前坐下,这才命那车夫行去。

纤细的手指轻轻的在木板上敲打,目光从不时飘荡起的车帘子缝隙里瞥见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心思却是飘到了天外去。

早就料到六娘这一关不太好过,不想六娘竟明明白白的将要求提出来了,说来其实也不难达到,有李全在,她见六娘不过为了说服六娘不要在这种大事上与家人为敌,如今瞧来,倒不是不通情理的。

呼出了一口长气,为这件事奔波了几天,总算是让她找到了突破口,只是,这突破口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否则六娘也不会最后给她那样一个眼神了。

撇开这件事,想到自己夸六娘的时候,她那纠结到一起的眉头,芸娘弯弯嘴角,还不到七岁呢,这六姑娘可真是个妙人儿!

想到那个留下这个烂摊子的男人,不由得一声叹息,到底是她的夫主,便是有过错也不是她能言的,她欠他的怕是今生做牛做马都还不上,。

先将李全送回家中,芸娘才回了军户们聚居的那个屋子,下厨做了些饭菜,等着韩过回来。

韩过回来的有些晚,直到韩过回来,芸娘依旧在思索到底要怎么与韩过说这件事,这件事韩过实是做错了的,只是她一个下人,怎么好说夫主的过失。

看见芸娘食不知味的样子,问了她好几句话也没得到回应,韩过虽然饿,却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将杯中的酒仰头饮尽,这才道,“你这几日到底是怎么了?”

芸娘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看着韩过双目有神的望着她,眼中带着浓浓的担忧,到了嘴边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只是笑道,“天气闷热的让人难受,所以不太想吃东西。”

说着又拿起酒壶替韩过空了的杯子斟了一杯,见韩过不动,只笑问,“爷怎么也不吃了?”

韩过只看着芸娘,并不动那桌上的筷子,看的芸娘忍不住摸了摸脸,想到做完饭以后她曾照过镜子,讪讪的将手放了下来,“爷?”

“可是这几日受了什么委屈?”韩过凝眉问道,他其实早就想问了,芸娘不说,他却是知道的,他爹娘那脾气,打他下得死手,对下人也是不假辞色的,当年的顺娘如此,如今的芸娘又能吃到什么好果子?一个男人护不住自己的女人,这种事儿只让他懊恼不已,只道,

“罢了,此事本就是我思虑不周,过些日子我空了再说吧!”

“爷!”芸娘低叫了一声,只觉得韩过这是不信自己能将此事办好了,想到宁府上下不日就要离开,也没多少时间给她犹豫,眼光一闪道,“其实,这事儿已有进展了。”

“哦?”韩过闻言挑起眉来,“那你这几日又是为何?”

芸娘本打算把事情办好了再告诉韩过的,如今眼见是绕不开这一位了,只能笑笑道,“说了是天气炎热,爷偏不相信!奴本想饭后再与爷说的,偏偏爷自个儿要胡思乱想,如今爷想要知晓,奴却是要爷回答奴几个问题。”

韩过闻言喜出望外,芸娘是有些本事的,他第一次见她就知道,后来跟了他以后还替他出过几个主意,远不似寻常女子,想来解决这事儿倒也不是没可能,倒也信了这几日恹恹的是天气炎热之故,见她笑起来艳若桃李的样子,心情大好,笑道,“罢!罢!好几日不见你笑,爷便从了你罢!”

这话惹的芸娘似笑非笑的瞪了他一眼,韩过见状大笑,伸手要去拉芸娘,芸娘却是不从,跳了起来站的远远的,待到他笑过之后从容下来,芸娘才问道,“若是爷的妹子,只要夫婿,不要哥哥,爷当如何?”

“女生外向,”韩过伸手捞起筷子扒着饭,很淡定的道,“不是正常么?哈哈……”顿了顿,看芸娘脸色不对,凝眉道,“莫要告诉我,六娘那小丫头看上哪家的小子了……”古人虽然早熟,有这么早熟的么?难道是因为看上了哪个小子,所以才不肯回家的?!!!

韩过大怒!

虽然这妹子不怎么讨喜,那也是他的!哪个王八犊子竟然敢拐了去?要知道那丫头还是个少年儿童啊!

禽兽!

芸娘差点儿没被韩过的联想力给呛到,用力的摇了摇头,“不是!爷!您就不能正经点儿么?”

韩过闻言松了一口气,却是听见芸娘的后一句,嘴角一斜,笑道,“爷哪儿不正经了?”顿了顿,伸出手又要去拉芸娘,“难道要这样才正经?”

险些就被袭胸了,芸娘低呼了一声跳了开来,这次站在墙角,打定主意再也不靠近了,却是看见韩过兴致勃勃的跳起来想要追过来,只跺脚道,“爷,您再不好好与奴说话,奴便不说了!”

芸娘这薄怒的样子也格外好看,韩过见好就收,笑嘻嘻的坐下来,拿着酒杯道,“好好!你说,我不动还不行么?”

见韩过的确坐定了,芸娘这才又问道,“若是爷的兄弟,只要媳妇,不要兄弟,爷当如何?”

“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不是正常吗?”韩过挑眉笑道,不忘冲着芸娘抛个媚眼,“不过爷没亲兄弟了,这点儿倒不用担心!”

喂喂,大哥,严肃点儿,说正事儿呢!

芸娘有些无力,好在她一向坚韧,不屈不饶的道,“那假若爷有兄弟,只要媳妇,不要妹子,爷又如何看?”

“妹子也要嫁人的,过一辈子的可是媳妇儿,偏心些倒也正常,不要就有些过火了。”韩过总算严肃下来,正经八百的道,不解芸娘何以对这个问题追问不休,看见芸娘的脸色不大好,想了想芸娘这接连三个问题,恍然大悟道,“你怎么了?既然说过要照顾你,就算是爹娘不同意,我也不会不要你的。”说着,皱了皱眉,“难道是六娘?”

芸娘可不仅仅是脸色不好,她算是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眼前这位爷眼中根本没把这件事当成事!

否则早就该有联想才对!又怎会在最后关头才想到这个。难怪韩家上下死活不肯接纳他了,你既心中无家,家如何容得下你。

芸娘往日里对韩过的承诺还是不相信的,这会儿却是相信他所说的了,这个男人的思想,太颠覆了些。

只是,这样问题也越发复杂了,跟这人打哑谜,他是根本就听不懂的!可直接跟他说?

芸娘只觉得口中犯苦,直说,怕是会勃然大怒吧?

韩过铁青着脸,芸娘不说话,便是默认了此事了,想不到那才六七岁的丫头竟然如此不懂事,就这么给芸娘排头吃,只愤愤的道,“等她回来,我非打她屁股替你出气不可!”

听见这句话,芸娘有些慌了,她一向沉稳,此刻却是真慌了,这家人心结本就深,若是再添一桩,这事儿怕是只能越闹越糟糕的,急急的道,

“六姑娘并未给奴气受,反倒是提点了奴几句。”

呃?韩过一愣,芸娘不待他反应过来,又道,“六姑娘说,爷若要让两老谅解,需得先去替大爷上坟。”注意,不是祖宗,而是大爷!

韩过眼神一闪,随即点头,“然后呢?”

“六姑娘又说,世人最重亲情,不为旁的,只为这世间割不断的是血脉相连,便是夫妻也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一日,若是能不离不弃,世人皆要赞一声品行高洁,唯有亲人代亲受过之时,世人皆以为理所应当。”芸娘看着韩过的眼缓缓的道,事到如今,也唯有据实以告了,也许一开始她就不该跟他绕弯子。

若是六娘在此,肯定要惊艳才绝了,她的话明明就不是这么说的,偏偏从芸娘口中冒出来的时候,竟然就变得好听了!虽然这并不是她的本意。

“她就说了这么一通大道理?”韩过不解,显然是丈二的烛台,光照别人照不到自己,压根儿没联系到这件事说的是他。

芸娘推开凳子,拎起裙摆盈盈拜倒,“虽说说出口的话,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还请爷明知艰难,也将当日的话收回来罢。”

“什么话?”韩过不解,他有说过六娘什么吗?值当她说出这么一大片的大道理来?

芸娘看见韩过茫然的眼,绝望了,人家气了半年,当了大半年的奴婢,他竟然不知道!只是,这话怎么能从她嘴里说出来?

可不说出来,韩过就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就没办法取得家人的原谅,韩过的前途就一片灰暗,韩过不好,她也好不起来,芸娘咬牙,男人好才是真的好,拼了!

将六娘的话复述了一遍,还没说完,就看见韩过的脸色变得铁青,硬着头皮才磕磕绊绊的说完了,只低着头匍匐在地大气也不敢喘。

.........................................

大家儿童节快乐!

另,谢几位大爷的打赏……

《恨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