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神迟》神驰机电股吧 XXOO 神迟平胸小受文

神迟

玄幻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迟》的小说,是作者拾上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回老板身受重伤,还是带着木野支撑到了浅味馆,回老板做足了手段,确保不会被人追踪。 木野看着小二为他包扎伤口,心中有些难受。 “抱

|更新:2020-03-07 08:03: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迟》的小说,是作者拾上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回老板身受重伤,还是带着木野支撑到了浅味馆,回老板做足了手段,确保不会被人追踪。 木野看着小二为他包扎伤口,心中有些难受。 “抱

《神迟》免费试读

回老板身受重伤,还是带着木野支撑到了浅味馆,回老板做足了手段,确保不会被人追踪。

木野看着小二为他包扎伤口,心中有些难受。

“抱歉。”木野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回老板,心有歉意。若不是自己被偷袭,想必现在回老板已经得手,完成了他的谋划。

回老板却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让他也坐下休息。

“某日我感知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我全力推算,只能看到这人要与我完成那件大事,却看不到事情的结果如何。”

“我刚推演完,你便带着吃饭出现了。我甚至不用看到你,就知道你是我感知中的人影。也许这就是命运的使然。命里注定,我今晚有此一败,或者说,老天要我今晚有此一败。”

木野看着回老板,并没有因为失败而沮丧。那道伤口此时还散发着黑色的气息,若换做普通人,早就已经死绝。

“修行者讲究顺天意,我却不这样,总觉得可以和这老天斗上一斗,结果还是如此。只怕今晚,我们给别人做了嫁衣。”他将眼神投向了辉煌的皇宫,这一夜,有许多许多新的故事要开始书写。

岩城之中,几处大宅之中深夜都有人造访,递过一条阅后即焚的纸条,上面只有四个字。

“时机已到。”

木野顺着回老板的目光看去,虽然看不到黑夜中的暗流涌动,却依旧可以看到岩城最高处的金碧辉煌。今晚他们所杀之人住在合宫,回老板要杀之人不言而喻,是一名皇族。

“有我没有,真的有那么大的差别吗?”

回老板将望向深夜的目光拉回来,看向木野。

“修行者窥的是天道,既然是天道就总想看得远一些。看越多就越觉得看不清楚,所以便想要抓住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而在我看来,你就是我支离破碎的片段中,最关键的一环。”

“您就不会认错吗?”

“是我认的你,何来认错一说。”

“杀的那人对您很重要吗?”

“不重要……,但是杀死他对我很重要。”回老板似乎恢复了一些力气,端起旁边刚刚沏好的茶,对着明月喝了起来。

“不仅如此,对你,对这宣国的百姓,甚至是对天下苍生,我想都是极重要的。”

茶喝完,回老板显得更加的虚弱了。

“可已经失败了,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有些事情并不是努力去做就一定能够成功的。所幸的是,我依旧去做了,没有退却。”

木野知道回老板是在宽慰自己。。

“今晚过失全在我,倘若您独自前去,恐怕已经得手。我对付那些兵卒都让你分心,若是换做其他修行者……”

回老板摇了摇手指,正色道,“以散叶之力敌百人,又一击破同境的修行者,甚至……”他又故意的拖长了最后一个音,“甚至我观察你时,都觉得你是一个普通人。”

木野微微颔首,觉得回老板太过夸耀自己。

“我知道你很着急,也很迷茫,这也是大多数散修常常遇到的问题。时间从来都不是问题,想当年军神数十载,一朝悟道便是大陆之巅,我觉得你挺好。”

说着在虚空中一抓,就将木野的面具和周老给护符摘去,“这两样东西不错,好生利用。特别是这面具,更是特殊。你的身体有异,我也无法看出究竟能走多元。但若你坚持下去,潜行修炼,他日点榜上,肯定有你一名。”

雏龙榜和点苍榜,那是木野不敢想,却也无法回避的东西。

他一个尚不能修行的残躯,又如何与这群人同舞。他权当回老板在安慰自己,不想让自己担负失败的沮丧。

随意说了几句,木野就退下了,回老板伤得极重,自己虽然有许多疑问,但是也不忍心继续打扰。

回到房内,吃饭依旧睡得香甜,他往床边一坐,吃饭习惯性地将脑袋靠向他的后背。木野本想就这样和吃饭相拥而眠,可又觉得吃饭这几日变化极大,自己好像再无法将她当作之前那个单纯的小女孩。他想要起身,却被吃饭死死地框住。

无奈之下,他只能拿出元册,强打起精神,继续钻研那段古文。少女身上特有的体香,扰得他难以专注,只有狠掐了自己大腿一下,才将注意力拉回至元册。

解读古文的方法虽然已经熟练,可那毕竟是理论,真正用起来也是许多问题,不少地方都需要反复推敲才能前进。

而且这中方法毕竟是解读,并不是完全理解,将解读出来的信息理解更要消耗大量时间,木野一直到天亮都没有休息。

感知在元册里努力地前行,一直到木野再也无法维持。之后木野便沉沉地睡去,再醒来已是晌午,吃饭正在饭桌上吃着,又是一桌的鱼肉。

木野消耗极大,两人竟然将这满满一桌菜肴吃得精光。看到木野难得卖力吃饭,吃饭也很高兴,拉着木野吵闹着没完。

木野没有办法,拉着她站到窗边,开始讲解起岩城的风貌,时不时再胡掐一两个典故,就能让吃饭开心好一阵。

木野顺着围河,落在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上。

宋远界。

宋远界今天很不高兴,自己那日吃了面具一亏,第二天想找回场子,没想到对方没了踪影。那居烟阁也是一硬茬,面对自己的威胁也不卑不亢,宋远界不仅没有讨到半点好处,还在朋友面前成了笑话。

他本来根本没有准备黄金的意思,只想着一周后自己带着几个家中高手,将那人好生收拾,再敲他一笔竹杠才能解气。

后来想想,还是想办法弄了些钱,而戚叔意外地配合,竟然就这么帮自己将剩下的钱湊齐了,早知道自己就应该多要一些,宋远界不免有些后悔。

不敢太惊动家里,宋远界就没有让那些家中长老随自己前去,而是喊了两个与自己交好的长辈与自己同去。在宋远界的自信中,一般人肯定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

钱和高手自己都准备好了,双重保险,自己今天晚上肯定能够找回面子。想到开心之处的宋远界,在街上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引得路人侧目。

他要早早地到了居烟阁,选一个最显眼的雅间,再喊上一两个说书的小生,嘱咐将今晚之事写成段子,定然能成岩城中最火的曲牌。

而路人不明真相,以为这宋五公子只怕又是糟蹋了哪家闺女,居然开心成这样。

殊不知,还未战便找好退路,已输一半。

木野看到宋远界的嚣张德行,心中合计,好巧不巧,今日正好是与他约定的交易日。他盘算了一下,转身对吃饭说。

“吃饭,一会儿我便送你回学卫,我还有事要做,你乖乖跟师傅修炼。”

“不要!你去哪我就跟去哪!”吃饭说这话的时候并不是平常时候的小女孩做派,是少女常有的嗔怒。

“可是先生不是让你今天早上就回去吗?”木野还在试图劝吃饭回去。

可谁知吃饭直接跳上床上,“现在就已经是中午了,我不也没事?你什么时候回去,我就什么时候回去!你别想丢下我!”然后就直接在床上盘坐修炼起来,不给木野反驳的机会。

吃饭这个样子,木野也没有办法,只能由着她去,自己正好继续研究元册。虽然元册生涩难懂,按照苏克的方法,木野多多少少已经开始理解其中内容。

这种解读方式并不是想想中的明白每一个句子,而是知晓某一个片段的含义,只有等到这些片段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大的段落,木野才能知晓其中一部分的含义。他现在才刚刚开始解读出几个细小的片段,离读完还有很长的一段路。

夜色降临,木野和吃饭用完晚餐,向回老板告别后,便准备前往居烟阁。木野已经想到这宋远界肯定不会老实,但木野却毫不在意,就算当日自己没有出手,如烟也能轻松化解,况且居烟阁如今也算作是自己的本家,哪有在自己家中害怕外人的道理。

路上路过一家小摊,木野思索了一下,给吃饭也买下一张面具。当然,这是一张普通的面具,但依旧可以起到掩人耳目的。

吃饭看到面具开心地手舞足蹈,笑容灿烂地带上了它,一只可爱的小老虎。

木野以为吃饭是真的喜欢那小老虎的图案,喜欢这面具。

吃饭开心的是,这是木野第一次送给自己礼物。

两个载着面具的身影从居烟阁的灯光下慢慢显现,宋远界看着那自己日夜都想报复的面具,脸上露出凶狠的目光,里面已经布置好一切,就等着这人出现。

看到那人身旁居然还有一人,不过身形瘦弱,身高甚至还不如木野,带着一张可笑的老虎面具。想来也是对方心虚,当日侥幸赢了自己,今天就有些胆怯,非要故弄这种玄虚来糊弄自己。

但他还是马上堆起了笑容,他还记得父亲与自己少有的几次谈话。

“对待敌人,首先要让他放松警惕。”

于是他脸上堆出难看的笑容,凑到木野前面,弯腰献媚。

“那个,面具兄!您来了!我都安排好了,我们进去说,进去说!”

一旁的吃饭,看到宋远界谄媚的模样,不自觉的地笑出了声。

《神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