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罪女嫡谋》类似罪臣嫡女 by醉青青 罪女嫡谋精彩内容

罪女嫡谋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罪女嫡谋》由醉青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青盏,卫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细柳对青盏这没心没肺似的反应,很是赞赏,活着就该如此才松快。 青盏咬着酥饼,往外看了之后,才小声说:“细柳姐,咱们公子是不是有心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4 08:04: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罪女嫡谋》由醉青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青盏,卫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细柳对青盏这没心没肺似的反应,很是赞赏,活着就该如此才松快。 青盏咬着酥饼,往外看了之后,才小声说:“细柳姐,咱们公子是不是有心

《罪女嫡谋》免费试读

细柳对青盏这没心没肺似的反应,很是赞赏,活着就该如此才松快。

青盏咬着酥饼,往外看了之后,才小声说:“细柳姐,咱们公子是不是有心事?”

“嗯?”细柳正在拉伸臂腿,难得听到小丫鬟说的这么有见地,便抬眼看她。

“我进去的时候,他想摔茶杯,可能也不是对你,但摔杯之前,还把茶喝了,摔了个空杯,我觉得他对你是真好,你泡的茶他都不舍得洒,只是话没说开,不对味儿,心里有疙瘩。”青盏一脸认真,觉得自己很聪明。

细柳点头,鼓励她:“难得你能说出这般分析,”

她更高兴了,嘿笑道:“嘿嘿,以前带着我们的婆婆说话就有条有理的,她还说,主子就喜欢这样的。”

“那你怎么不对主子说?”

“主子又没你好,虽说吃饭穿衣都是府里的,但实际落在手里,还是要自己挣,你对我这么好,我也要对你好。”

她吃完了酥饼,又打水过来,还要帮细柳收拾换下来的衣服。

细柳拦住了,她在云空间里清洗省事还干净,就不劳人手了,倒是青盏这知恩图报的表态,让她心情好了许多。

卫益周则心情一直郁闷,细柳不跟着,他便没传唤,倒是让松风很不习惯,自打细柳来了之后,他就清闲了,这忽然又要用他,本就不太会的事,此时更觉难过,而卫益周心情不好,拿他出气的时候更多。

细柳在卫卿那儿也不顺,卫卿画不好图,又不想丢面子,又不是把说出的话吃回去,强撑之余就给细柳找事,细柳抄经写文的还要被挑鼻子指眼,索性丢了笔,也不掩饰手腕的酸疼——一写就是一个时辰不歇,搁谁受得了?课堂才四十分钟。

“你摔笔给谁看呢?”卫卿正抱着茶盏消饥,今日妈妈不在,她晌间多吃了两块点心,反倒撑了,正看着细柳。

细柳揉着手腕:“手腕酸了就不出工,我只是暂时放下笔,不是摔,这十几张都是朱砂,可单独放。”

“十几张?”卫卿站起身,过来就拎捡:“你一个时辰写这么多,可别是糊弄的……字真精致!”

楷书静,行书动,而细柳写的在两者之间,又用的是小号笔,字迹灵透,朱砂色正,一眼看过去那叫一个好看,卫卿脱口赞了才反应过来,脸色就不太好,便丢下不看了。

细柳捡起来一起整理了,没说话。

青盏过来帮忙,挡了卫卿的路,卫卿正是有气无处发,便一脚踢过去:“好狗不挡路!”

细柳蹲在地上,和青盏是迎面的,看到卫卿抬脚,知道不好,抬手去挡。青盏只看她伸手过来,不知何意,便接住她的手。

卫卿一脚踢起,便踢在细柳的手臂上,细柳手被青盏接住没及时抽回,这一下就听咔嚓一声,腕骨脱臼。

青盏手都感到了震力,有些不知所措,急忙松手,卫卿也吓了一跳。

细柳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原本她是用手卸力的,青盏好心办坏事,看细柳的反应也知道是自己的错,急忙起身,去叫大夫。

卫卿撇着嘴,也不敢真不当回事,叫新荷扶她。

……

“细柳姐,对不住,真是对不住……”青盏看她哭了,也急的要哭,她一个小丫鬟,二门都出不了,只把话传出去,什么时候大夫能来,还不一定。

细柳是生理性眼泪,对于青盏的歉意全盘接收——本就是帮她,奈何她还坏了事,不过,也算不全坏,细柳抬眼,泪汪汪的看着卫卿。

卫卿虽然自私,但也没真见过血,细柳这样,她也不太好办,摆了摆手,抿着嘴说:“那你先回去吧。”

细柳抱着胳膊便泪汪汪的回去了。

她自己没觉得什么,倒是青盏又心疼又着急,还弄了热水来,想给她热敷。

“你啊,以后机灵点儿,”细柳咬着衣袖把骨头正了位,挡住热帕子,说她:“二小姐不能对我如何,便要对你如何,你还偏往上撞,她踢你一脚,你生受着还不能歇,我替你挡了她也不能说什么,偏你还要拽我手,本来能卸力的,你啊,以后机灵着点儿。”

“是是是,我一定机灵起来,不枉姐姐一连说了两次。”她没敷到细柳手臂上,便顺势给细柳擦了手,又换了冷水过来,冰敷。

细柳看她如此藏拙,便笑了:“你跟着我,便只归我使唤,旁人和你不相干。”

青盏看她疼的一头汗,便又换热帕子给她擦拭,随后掩门出去,让她一人休息。

细柳找出以前备下的药膏,自己揉开了缓解这无妄之苦。

-

青盏一直也没等来大夫,倒是把卫益周等回来了。

卫益周今日被挤兑了,很不开心,一进来又看到青盏,顿无好气:“你怎么在这儿?”

青盏也没想到他比大夫来的早,实话实说了。

卫益周转头对松风说:“你去看看,大夫为何没来。”

松风如今是真的又赶车又跟班,这一天天的不得闲,今日下课早些,想着让清香好生伺候自己一回,这院门还没进呢,又被指派了活,还要出去跑,顿时不高兴,沉着脸出去。

青盏这才放心,细说原委:“因细柳姐不肯帮她动笔画画,只是写字,她便找各种借口……”

这些卫益周能想到,便不耐烦听,直接就往里走。

青盏跟着说:“今日是让细柳姐写朱经,连着一两个时辰不让停笔,细柳姐坚持不住,又被她挑错,说些的不好,写的一二十张字全扔在地上,细柳姐蹲着收拾,她还要踢,细柳姐自己护着用胳膊挡,就被踢的脱臼了,这一大晌,也没见大夫。”

卫益周原本想回书房,听她说着,便到细柳的屋来。

细柳手腕肿起老高,又图了药,看着泛光,垂在床侧,她抱着本《大乘妙法莲华经》睡着了。

青盏急忙把经文收起,细柳睁眼就看到卫益周,他就在眼前,离的很近。

卫益周亲自给她盖夏被,盖好了一抬眼看到人已经醒了,脸上一热,有些尴尬:“你……醒了?”

细柳笑起:“我没事,你快去歇着吧,难为你下了课就过来看我,不过就是受伤,二小姐那边最近是不能去了。”

卫益周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青盏知道自己刚下学也就算了,毕竟是从门口进来的,细柳却是看一眼就知道,他身上很脏吗?但这不重要,他说:“你的手先养好再说,二姐那边我去说。”

“不用了,青盏会说的,”细柳直接拦住,“我自己倒没什么,只青盏跟着她,也是被指被罚的,我若不护着,都没法做管事大丫鬟了。不过些小事,我能处理。”

卫益周讥讽:“是啊,你很厉害。”

细柳听他语气不好,便不再说了,给青盏使了个颜色。

青盏端水过来,伺候他洗漱了,送去书房,半路上接了松风找来的大夫,又跟着大夫去拿膏药,一直忙到饭时。

小厨房里是纤桐经手的,饭菜正常,而细柳受伤后,纤桐来看过她,晚饭又添了道骨头汤。

“细柳姐,跟着你吃的真好。”青盏端着汤碗,喝的一嘴油。

“你喜欢就多吃点儿,明明是个聪明的,偏要装吃货,我可不想埋没人才。”细柳晃了晃手腕,又安排她一件事:“等二更天时,你去二小姐那儿一趟,悄悄的去,敢不敢?”

青盏放下汤碗,又拿饼子:“这有什么不敢的?又不是杀人放火。”

能随意把杀人放火这种话说出来,细柳心里也有数了,依旧笑着看她:“如果真是,你敢不敢?”

青盏手上一顿,饼子就没拿起来,但旋即便说:“那敢情好,更痛快,你说,烧哪儿。”

……

二更天后半个时辰,卫府的东南角起了火光,不多时便有人发现,阵阵惊呼里火势更大,蔓延开了。

一时间院里都慌了,前后都知道了,后院是半个小厮男丁都没有的,天干物燥火烧的快,这边有只有花园边有水缸,还不是放火用的,今日刚浇过了水,缸里没剩多少水。

细柳这边听到消息时,那边已经灭的差不多了。她低唤了一声:“青盏?”

青盏早就收拾好了,就在外间睡着,闻言起身:“吓着姐姐了?”

“你之前穿的衣服呢?少不了烟火气,拿过来。”细柳又拍了拍胸口,等着她递过来。

青盏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把那一身黑裙装拎了来,然后就看着细柳一抬手,衣服凭空消失。

“没,没了?”青盏吓了一跳,瞪大了眼。

细柳迟疑了一下,压下想分享的念头,说:“只是你看不到了,省的你留下什么马脚被人查过来,明天还你干净的,比你自己洗的干净。”

青盏挤过来:“你这是变戏法吗?能再给我看看吗?”

细柳推她:“明天再说,我这会儿困着呢。”其实那云空间就在她眼前开着,但她看不到,细柳总不好让她进去。

青盏噘嘴:“我都对你露底了,你却还瞒着我,早知道我就不显摆了。”

细柳笑了,顺着说:“我现在手上不方便,没法给你显摆,你放心,我肯定会给你显摆的。”

真没想到还捡着宝了,细柳心情大好,身上略有伤痛也不觉得了。

一觉起来,晴日朗朗,她月事也到了。

这一见红,她自己清楚,别人不清楚,青盏吓到了,急忙去给卫益周说,又要请大夫。

《罪女嫡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