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严少通缉令:老婆,请回家》 SM 严少通缉令:老婆,请回家小说大结局

严少通缉令:老婆,请回家

总裁连载中

《严少通缉令:老婆,请回家》作者:天真好,总裁类型小说,主角:陈宁,严知寒,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她弯腰想要去捡掉在车旁的外套,严知寒却丝毫不给她机会,拖着她手腕往前走。 “叔叔,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6 08:03: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严少通缉令:老婆,请回家》作者:天真好,总裁类型小说,主角:陈宁,严知寒,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她弯腰想要去捡掉在车旁的外套,严知寒却丝毫不给她机会,拖着她手腕往前走。 “叔叔,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严少通缉令:老婆,请回家》免费试读

她弯腰想要去捡掉在车旁的外套,严知寒却丝毫不给她机会,拖着她手腕往前走。

“叔叔,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陈宁往后挣着脚步,可怜兮兮地仰着小脸央求着。

严知寒将她拖到后院,松了手,正色问她,“错哪儿了?”

陈宁寻到了一线生机,坦诚回答,“我不该贪玩,不该晚上不回家,不该去不正经的地方……”

都是白露坑的。

“玩什么了?”严知寒问她,脸色愈发冷厉。

“……我写了会儿作业,没敢玩。”

她说的是实话,可说出来连自己都不信,怪不得江姗姗笑她。

严知寒捏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见她眼神闪躲,语调不轻不重,却很慑人,“还学会骗人了?”

“我没有。”她有些委屈,明明说的是真话,可“叔叔”不信。

前面有车响了,隔着一堵墙,她听到白露的声音染着几分愉悦的笑意,“周叔叔,谢谢你了。”

这声音,真刺耳!

陈宁拧着眉头,越想越不服气。

严知寒见她小脸硬着,愈发来气,还真像晨光说的,这丫头大了,小脾气都长了。

他还不信治不了她,“晚上给我待在书房,把帮规给我抄20遍。”

“啊?”陈宁懵了一瞬,张着的小嘴半天没合上。

“有意见吗?”严知寒神色渐缓,手越过她肩膀,推开了陈宁背后书房的门。

“不敢。”陈宁一脸老实样,跟在严知寒身后,走了进去。

后院的一排排房子是关清帮的兄弟们平时训练的地方,晚上没人,里面也没接电线,书房里面只有一盏老式的烛台。

严知寒取出打火机点燃,整个屋子里光线抖动,陈宁盯着墙上晃来晃去的影子,越看越觉得像鬼影。

她哆嗦着嗓子喊着刚走出去,要带上房门的严知寒,“叔叔,我能……不抄吗?帮规我都背熟了,我可以背给你听。”

“不行。”毫无商榷的两个字,严知寒不仅关上了书房的门,还在外面上了锁。

陈宁趴在窗户上,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叔叔离开了后院,转身,乖乖坐在书桌旁,执起毛笔抄写起帮规。

“关清帮三禁:禁背恩弃德,里通外人;禁兄弟离间,捏造是非;禁痴迷情~爱,罔顾道义。如有违背,五雷诛灭。

不准欺师灭祖,目无尊长;不准心生邪念,调戏同帮女子;

不准因一己之私,泄露帮务;不准恶语相向,兄弟相残;

不准**颠倒,扒灰倒笼;不准意气用事,违抗调遣……”

她边小声默背着,边抄写着,试图转移心里的恐惧感。

写着写着,困意上涌,陈宁用手捂着嘴正准备打个哈欠,忽听“彭咚”一声,她眼皮一颤,朝声音的来源望去,书架上的书噼里啪啦落了下来。

安静的书房内,有什么东西没节奏地窜动着,她也看不清,一时……

心慌不已。

心底模糊的念头升起……有鬼?

陈宁扔了毛笔,就要往外跑,胳膊不小心带翻了烛台,房间里陡然一暗。

她的心一窒,手朝前虚招着,跟个瞎子似的往前挪,走了没几步,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崴着脚跌了一跤。

后面倏地一闪,亮了起来,陈宁一扭头,见桌上自己抄写的纸张燃起来了,木制书桌发出刺鼻的锯末味。

顾不得脚上的疼痛,她忙爬起,四下扫了一圈,找不到什么救火的东西,直接从书架上拿书往火堆上砸。

这一愚蠢的举动将火势引得愈发不可收拾,不多时,书房里浓烟四起,陈宁被熏得睁不开眼睛,呛了好几声,踉跄着跑到窗户边,用手使劲地拍着,“救命啊!救命啊!着火了!”

后院正对着前面晨光他们屋的后窗户,晨光的同屋听到喊声,推开后院窗户,探出头去,隔着一段距离,就能闻到一股火星味,“晨光,起来,起来,出事了!”

晨光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被同屋这么一喊,瞬间惊醒,“货被劫了?”

“后院烧着了。”同屋看一眼迷糊的晨光,从床边捞起裤子甩到他身上。

“妈~的!”晨光暴躁地皱着眉,三下两下套上裤子,和同屋走出了房间。

其他屋的兄弟们听到动静,也都起来了,跟着晨光去后院救火。

白露听到外面传来急急的脚步声,也出了房间,带着看热闹的心思,去了后院。

书房上了锁,晨光一脚踹开,拿着手电进去,眼一瞟,发现地上躺着被熏晕的陈宁。

他像拖麻袋一般,拽着她胳膊,顺地捞出门外,后面的弟兄们握着水管往里浇。

半个小时后,火灭了,但里面被烧得一塌糊涂,晨光进去检查了一圈,书被烧了大半,连最重要的帮谱都只剩几张残页。

他气不打一处来,夺过水管,往躺在地上,死尸一样的陈宁身上冲。

半个胳膊粗的水流劲头十足,这个季节的山泉水还有些刺骨的冷,陈宁想要睁开眼,眼皮却紧得很,她偏了一下头,才勉强睁开,见晨光正拿水冲她,缩着脖子,两只手支着地面往后退。

晨光将水管往地上一扔,有几滴水溅到了自己脸上,他抬手揉掉,“真他~妈祸害!”

陈宁不知是冷的,还是怕的,打了个激灵,从地上爬起,看一眼身后烧得不成样的书房,自知自己闯了大祸,低眉顺眼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晨光见她这样,反而愈发刹不住气,朝她走近一步,“不是故意的,你都要烧房子了,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打算把咱帮一锅端了?”

有人故意在晨光气头上浇火,“我看也差不多了,三年前,咱帮里为了捞她,差点中人埋伏,幸亏老大提早发现,但还是失掉了老袁一条命。”

提及老袁——帮里的老三,同严知寒和晨光一同长大的兄弟,晨光目光闪过一丝沉痛,忽的掏出腰间的配枪,抵在陈宁的额头上,“妈~的,老子一枪嘣了你!”

这情景和梦里的片段重合了,陈宁有些恍惚地看着晨光,嘴唇牵动着,像是在说话,却一点声都没有。

《严少通缉令:老婆,请回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