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宿命之火》宿命之火上面是什么 同人女 宿命之火鬼畜

宿命之火

玄幻连载中

《宿命之火》为鸟鸟艾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宿命之火在燃烧,永不熄灭!”在莫途拉着我和记月的手走出大悲寺的时候,大悲和尚的灵魂也曾在蓝色的天空上向我们这样诉说。 在剑邪城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5 08:03: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宿命之火》为鸟鸟艾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宿命之火在燃烧,永不熄灭!”在莫途拉着我和记月的手走出大悲寺的时候,大悲和尚的灵魂也曾在蓝色的天空上向我们这样诉说。 在剑邪城

《宿命之火》免费试读

“宿命之火在燃烧,永不熄灭!”在莫途拉着我和记月的手走出大悲寺的时候,大悲和尚的灵魂也曾在蓝色的天空上向我们这样诉说。

在剑邪城尊贵的日子里,我总是不能忘记在那个有阳光的午后发生的一幕,它犹如一根尖尖的刺扎进我心里最脆弱的地方,让我很多年也不能拔出,反而带给我越来越大的痛苦。

那一天大悲寺的蓝色天空第一次被乌云遮盖,蒙着黑纱的剑邪城城主莫途作为第一个陌生人出现在大悲寺内。我和记月恐惧地躲在大悲和尚的身后,他依旧闭着眼睛念着经,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在大悲和尚的经声中,乌云逐渐散去,如水的阳光洒落在他雪白的胡子上,夺目得刺眼。

莫途慢慢地向大殿走来,他的走的每一步大悲寺的地面都颤抖一下,我们的心也跟着颤抖一下。

大殿内忽然变得黑暗,莫途高大的身躯停在了大殿门口,挡住了外面的阳光,一大片阴影投在我们的身上。

莫途的声音充满着不可抗拒的威严,他说,我要带走这两个雪莲之子,他们能改变剑邪城城的命运。大悲和尚没有回答他,依旧念着谁也听不懂的经,他的目光穿过莫途的身体,投向大殿之外。

殿外,那朵长开不败的雪莲之上忽然燃烧起一团硕大的火焰。我和记月呆呆地看着这奇异的景象。大悲和尚曾经告诉我们,我们无父无母,出生于那朵雪莲之下。

我们不相信是真的,因为我们从小就一直做着相同的梦,在梦里,我们站在一朵燃烧的雪莲之下,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拉着我们的手,梦境非常模糊,我们看不清他们的脸,只知道那男子有着一双特别忧伤的眼睛,而那个女子有着一张凄艳的脸庞。

我们告诉大悲和尚我们的梦境,大悲和尚没有回答我们,他从不和我们说他认为多余的话。

我们于是认为我们真的是无父无母。我们的快乐和忧伤都和那朵雪莲来分享。

莫途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要带走这两个雪莲之子,他们能改变剑邪城的命运。

大悲和尚没有回答他,一团祥和的光芒从他的胸口扩散,围绕住我们的身体。

莫途黑色的长袍忽然鼓满了风,一道寒光闪过,一把长剑刺进了大悲和尚的胸口,鲜血大股地从大悲和尚的胸口流出,围绕我们的光芒刹那间消失了。然后,大悲和尚的身体缓缓倒在我们的脚下,他临死时的目光看着我们,充满爱怜。

记月拉着我的手在颤抖,泪水挂着他的脸上。我紧紧把记月抱在怀里,我告诉他,有哥在,没有人能伤害你。

莫途缓缓走向我们,阳光如水般倾泻进来,我们几乎睁不开眼睛。我看见从大悲和尚身上流出的鲜血,在阳光的照射下,是那么的红。

莫途没有对我们说一句话,一种让我们丝毫不能反抗的力量,让他轻易地一左一右拉住我们的手,随他走出大悲寺,走出了我们曾经单纯快乐生长的世界。

那一年是我和记月第一次流泪,第一次看见血的颜色。

那一年,我们十岁。

在剑邪宫内,众多的剑客跪拜于地,迎接莫途带我和记月的归来。

跪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满头凌乱白发的老者。他叫泊志,剑邪城内最老的人,也是剑邪城内最厉害的法师,就是他预算出大悲寺内降生了两个雪莲之子,他们与天俱来的灵力能振兴剑邪城。

泊志是为剑邪城而生的。当记月冰冷地对他说,我终有一天会杀了你。泊志的笑容像天空一样明朗,他说,我的血,只为剑邪城而流。我一直记得他说这句话时看着我们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怨恨,满是爱怜。我一下子对这个老者产生了莫名的好感,虽然我知道无论如何记月也不会原谅他,是他让我们离开了我们的世界,让我们失去了大悲寺上方蓝色的天空。

泊志的血是为剑邪城而流的,那么大悲和尚的血呢?是为我和记月而流吗?

我和记月成了莫途唯一亲传的两个弟子,这意味着我们拥有着在剑邪城至高无上的地位。莫途是在剑邪宫内当着剑邪城内最优秀的剑客们的面说的,他说完这句话,我们便感觉到了除了泊志外其他人不屑和妒忌的眼神。

我的话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我说,我只想回到大悲寺内,我的世界只有大悲寺蓝色的天空。黑色的面纱遮挡了莫途一切的表情,风再次鼓满了他黑色的长袍,我站直了身躯,我的目光里没有一丝的畏惧。一道寒光闪过,鲜血却顺着记月的脸庞流下,记月依旧站在我的身旁,他的手紧紧拉着我的手,表情冷漠,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我忽然跪下了,我对莫途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说,师父。然后记月也跪下了,他的声音让在场的每个人的心都感到了寒意,他说,师父。

莫途疯狂的大笑起来,震荡得剑邪宫都在颤抖,所有人都跪拜在地,除了我和记月没有人敢抬头看他那双狂妄的眼睛。

在走出剑邪宫时,我暗暗对自己说,我已经失去了大悲寺的天空,我再也不能失去记月,因为记月是我最亲爱的弟弟。

在十岁以前,我们一直以为大悲寺、大悲寺的天空就是我们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有我、记月、大悲和尚和那朵雪莲。我们从来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在每个黄昏的时候,我和记月会并肩坐在剑邪城最高的城头之上,一起遥望大悲寺的方向。来到剑邪城后,记月已经不再有笑容,他英俊的脸庞上始终挂着冰一样的冷漠。

我轻声说,记月,除了你,我失去了所有。记月没有看我,他说,哥,我也失去了所有,除了你。

风很放肆地吹乱我们的长发,犹如大悲寺时一样。只是在那里,只有下午在大殿内大悲和尚的经声中我们看雪莲的时候才是静止的,而其他时间,我们会手拉着手,一次次走遍大悲寺的每一个角落。当我们偶尔踩了对方的脚时,我们就一起大声地笑起来,那杂乱的脚步声和单纯的笑声会久久回荡在大悲寺蓝色的天空上,也一直久久回荡在我们的回忆之中。

记月,还记得大悲寺的天空吗?

哥,我一直记得,那里的天空是那么的蓝。

我们会永远记得,对吗?

可是,哥,我现在却总是看见从大悲和尚身体里流出的鲜血,是那么的红,哥,我需要我们的父母在我们的身边,我很怕……

我紧紧抓住记月的手,把他抱在怀里,我说,有哥在,没有人能伤害你。

我和记月并肩坐在高高的剑邪城之上,没有人能听见我们说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我们心中共同的世界,猛烈的风会撕碎我们试图挽留的一切,那片布满乌云的天空会让一切事物退去它最初的颜色。

在城墙下,看着我们的苍老的泊志露出了阳光般明朗的笑容。

《宿命之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