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洗伐》洗牙 YD 洗伐H文

洗伐

现实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洗伐》的小说,是作者朱十七创作的现实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连续灌了五六杯,心情不好再加上空腹下酒,张旦旦很快就有了点醉意,耳边听着其他人闲聊,他一点说话的***都没有,也一动不想动。懵懵懂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31 20:03: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洗伐》的小说,是作者朱十七创作的现实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连续灌了五六杯,心情不好再加上空腹下酒,张旦旦很快就有了点醉意,耳边听着其他人闲聊,他一点说话的***都没有,也一动不想动。懵懵懂

《洗伐》免费试读

连续灌了五六杯,心情不好再加上空腹下酒,张旦旦很快就有了点醉意,耳边听着其他人闲聊,他一点说话的***都没有,也一动不想动。懵懵懂懂的,突然看见林浩云和一个模样轻浮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林浩云脸上有点着急,看了张旦旦一眼,问:“怎么,小雨没来?你一个人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张旦旦觉得林浩云今天的眼神特别冷,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冷,让他看着不舒服,所以他没搭理林浩云。

蒙少帆听见林浩云这么问,顿时就不乐意了:“林浩云,你这话儿是什么意思,小雨不来,这哥们就不能来了吗?”

林浩云的眼里流露出一丝失望,今天晚上的派对可是他精心布置的,洛雨涵如果不来那派对的效果可就大打折扣了,因此听见蒙少帆的话儿,林浩云只是心里暗骂了一句“待会儿你就知道”,然后很快转身掏出手机打给洛雨涵去了。

张旦旦又喝了几杯,那个蒙少隽一直缠着他问东问西,请教射术上的事情,他也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儿,并不热衷。蒙少帆看出张旦旦心不在焉,故意支开蒙少隽,压低了声音说:“哥们,别想太多,有些事情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多想也没用。”

张旦旦看着蒙少帆关切的眼神,知道他误会了,正想解释两句,没想到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接听,只听见里面传来一把好听但语调却很奇怪的声音说:“请问,是张旦旦少爷吗?”

“少爷?”张旦旦一阵错愕,自打从娘胎出来,有人叫他小犊子,有人叫他蛋蛋,有人叫他张先生,有人叫他小张……可就是没听过有人叫他少爷的,他哭笑不得的说:“你是谁?我就是张旦旦。”

“我是李道陵,柳晴川先生派来接您去SH市的,请问您现在在哪里?我方便过去一下吗?”那人的语气由始至终都带着恭敬。

一听到“柳晴川”这三个字,张旦旦顿时就明白了,之前柳晴川说过会派人到SZ市来接他,没想到他派的人会这么快,张旦旦想了想,随口把自己所在的地点说了出来,那人记下地址后,回了一句“请您稍等我一下”,然后匆匆忙忙的挂了线。

张旦旦刚把手机收起来,转眼看见林浩云脸色阴沉的走过来,对他说:“你是不是应该给小雨去一个电话?从昨天开始,我就给她打电话了,可她的电话一直关机,家里也没人,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张旦旦淡然的摇了摇头,说:“不用给小雨去电话了,她不会出什么事儿的,而且她今晚也不会来了。”

“为什么?”林浩云皱着眉头问。

张旦旦心知肚明林浩云并不知道洛雨涵要出国的事情,他当然也不会说,所以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说:“不为什么。”

林浩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之极,他恨恨的盯着张旦旦,心里就像长了条毒蛇,那毒蛇之前一直被他牢牢压抑着,未能昂首吐信,这时候知道了张旦旦只不过是一个小保安之后,他实在有点忍不住了:一个小保安凭什么在自己面前嚣张?要弄死他,不就跟踩死只蚂蚁那么简单吗?

张旦旦没理僵在那里的林浩云,他分别和蒙少帆、蒙少隽又干了两杯。

火辣辣的酒水让他仿佛被架在火炉上烤,身上的水份随着热力蒸发,就连泪水都出来了,他分不清这是热还是悲,只觉得这样很徜徉、很舒坦,他想就这么多呆一刻让自己休息一会儿喘口气儿,心里的不愉快最好也和酒精一起蒸发干净,这样醒来就可以忘记一切了。

不过,林浩云明显不愿意让他遂愿:“张同学,你这弓是哪位能工巧匠做出来的?怎么也没在弓身上留个记号印章之类?”

因为想让张旦旦现场表演射术,叶俊健今天把那把从张旦旦手里买下的猎弓拿了过来,当然这其中也多少有点要在朋友面前炫耀自己得了把好猎弓的意思,林浩云拿着叶俊健的那把猎弓,举止轻佻的翻来翻去的看,似乎一点也没把这猎弓当回事儿。

叶俊健皱了皱眉,站起来想要从林浩云手里拿回自己的弓,可是林浩云居然侧了侧身,毫不客气的避了过去,然后又紧盯着张旦旦问:“张同学,这弓到底是什么人做的,和我们说一说应该没关系吧?”

叶俊健没想到林浩云会有这样的举动,这里头简直就有点不惜翻脸的意思了,他摸不清林浩云到底吃错了什么药,一声不吭的看着林浩云,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其他人也看出不对劲儿了,一下子这边顿时就静了下来,刚才闲聊的人也停下了嘴巴,静静的听着林浩云的话儿。

张旦旦有点醉醺醺的,回答说:“都是老家那些村里人自己做的,算什么能工巧匠?不过俊健这一把是我爹手里两把猎弓里头的一把,杀过黑瞎子,有血气。”

“你爹?”林浩云轻蔑的笑了笑,说:“你爹是什么人?山里的老农民?一个山里的老农民也会做这种弓,说出来都没人信!”

这傻吊……

张旦旦撇了撇嘴,不屑一顾的转过头倒满一杯酒,径自又往喉咙里灌下去,他根本懒得和林浩云废话了。

看见张旦旦这副模样,林浩云顿时火大起来,他哼哼一笑,又说:“张同学,我听说你是SZ大学的旁听生,不知道你现在从事哪方面的工作?”

张旦旦回过头来看了看林浩云,他突然有点明白林浩云想要做什么了,脸上嘿嘿一笑,从沙发上站起来问:“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是很清楚吗?”林浩云看见张旦旦突然站起来,他忍不住微微后退了一步,然后才继续蔑笑道:“你现在做的工作,是富贵豪庭一个看门的保安,对不对?”

“保安?”

周围立即有人窃窃私语起来,他们看向张旦旦的目光顿时变得好奇而警惕。

张旦旦淡然的笑了笑,说:“保安怎么了,保安就不是靠自己的双手挣钱吃饭了?保安挣钱虽然不多,可也是堂堂正正挣饭吃的爷们。”

林浩云眯了眯眼睛,看到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张旦旦的身上,他心里就觉得一阵快意,就像正在亲手捏着一只蚂蚁,然后看着蚂蚁在手指之间挣扎、惨嚎:“是,你虽然是保安,可也并不能说明什么,不过……哼哼,你千方百计的接近小雨,又千方百计的接近我们这个圈子,到底是为什么,这还不清楚吗?”

这是诛心之言。

穷人眼巴巴的盼望着结识富人,富人眼巴巴的盼望着结识地方权贵,地方权贵眼巴巴的想得到中央当权者的青睐……他们就像一个个勤勤勉勉的建筑工,每天顶着太阳搬运起沉重千钧的大石头为自己搭桥铺路,按照他们的关系和利益垒砌成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城堡,然后心安理得的置身其中。在这些城堡里,任何从墙洞钻入的人都是过街老鼠,人人可以举棒喊打,因为它们还不够级别迈过殿堂的门槛。这个时候,张旦旦就是那钻进城堡中的异类,就好比人人开着大奔宝马来到这个派对现场,他却乘搭公交然后再光着脚从山下走上来一样,这座城堡对他来说高不可攀。

张旦旦笑了,他放声大笑,就好像听见了什么荒谬之极的事情,他笑得眼泪都忍不住淌了出来,指着林浩云说:“保安就不能结识朋友了吗?难道就因为我是保安,就不配和小雨做朋友,不配和你们做朋友了吗?啊哈哈哈……林浩云,你说说,和你做朋友要多少钱?一万?十万?一百万?一千万?”

林浩云看着张旦旦这个失态的样子,仿佛觉得自己已经得逞了,他步步紧逼说:“张旦旦,你这么狡辩又有什么用?这里谁不知道小雨的爸爸就是SZ市的市委书记?你这么千方百计接近她,为的什么还用说出来吗?”

张旦旦一怔,脸上随即露出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

虽然早就看出洛雨涵的父亲不是普通人,可是却从没想过他居然是SZ市的市委书记,回头看了看蒙少帆、叶俊健、王晓东他们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张旦旦全身的力气仿佛一下子消失殆尽。他一口将杯子里的酒喝尽,苦笑着说:“算了,算了,都散了吧,我也看清楚了,弄明白了……”

嘟嘟囔囔,张旦旦踏着酒意,摇摇晃晃的独自朝着下山的山道走了过去,走的时候连招呼都没打一声。

气氛一片沉寂,林浩云看着张旦旦的背影,心里非常痛快,这么多天憋下来的怨气总算是一下子都消了,他举了举手里的猎弓,很轻佻的扔给叶俊健,说:“怎么样,知道上当了,这弓买亏了吧?”

叶俊健接过猎弓,皱了皱眉,他还没有说话,反倒是蒙少帆先沉声说了:“这弓怎么买亏了?弓是好弓,这总没错的。”

叶俊健也醒悟了过来,点点头说:“帆少说得没错,这弓是好弓,两百米射程的好弓,现在上哪儿找?”

林浩云怔了一怔,没想到蒙少帆和叶俊健会这么说,不禁冷笑道:“一个看门的穷保安,能拿得出什么好弓?”

蒙少隽一直没说话,这时候听见林浩云这么说,忍不住轻笑了出来:“少帆,这两年在大学里,你就交了这种朋友?”

蒙少帆冷哼一声,对林浩云说:“保安怎么了?那哥们从没说过他不是保安,我就愿意交他这种朋友,有钱没钱什么的,算个屁!”说完,他鸟也不鸟林浩云,起身就要朝张旦旦离开的方向追出去。

叶俊健、王晓东想了想,也跟着站了起来,走在蒙少帆的后面。

林浩云的脸色变得铁青

《洗伐》 免费阅读章节

《洗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