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胡为仗剑游》 小说大结局 胡为仗剑游年下攻

胡为仗剑游

武侠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胡为仗剑游》的小说,是作者没文化的狗子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池墨茵抬眼看了陈宁一眼,然后默然点了点头。 萧思君听了也叹着气点了点头,他既佩服池墨茵这种快意恩仇的江湖情义,也叹息这背后竟还藏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30 00:08:3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胡为仗剑游》的小说,是作者没文化的狗子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池墨茵抬眼看了陈宁一眼,然后默然点了点头。 萧思君听了也叹着气点了点头,他既佩服池墨茵这种快意恩仇的江湖情义,也叹息这背后竟还藏

《胡为仗剑游》免费试读

池墨茵抬眼看了陈宁一眼,然后默然点了点头。

萧思君听了也叹着气点了点头,他既佩服池墨茵这种快意恩仇的江湖情义,也叹息这背后竟还藏着如此之深的内幕。

倘若只是郭埙一人,萧思君有把握找个机会助池墨茵取下他项上人头,然而此事事关当今圣上,那又岂是他们这些平民百姓能轻易处理的?

看着两人都沉默了下去,陈宁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两个孩子哪里都好,就是什么事都喜欢藏在心里独自苦恼,奈何他们年纪又小,就是想破头也难想出个所以然来。

他苦笑着转移话题道:“既然池宫主是要赴白马寺之约,那我们也算是同路。距离集会之时还有两天,外面怕是已经被郭埙的人戒严了,池宫主先在这委屈一晚,明日咱们就先到白马寺去,说不定能在那蹭出两间客房来呢?”

池墨茵点了点头:“怕是也只能这样了……”然后她便转头看向了卧榻的位置。

萧思君心领神会,赶紧道:“那就请池宫主睡在榻上,我二人打地铺就好。”

池墨茵听了,又缓缓转过头来看向萧思君:“陈太尉不仅有妻室,还是当朝著名的圣平郡主,本宫和他睡在一个房间倒是不担心什么。但萧掌门你……”

陈宁大手一挥,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道:“让这淫贼睡马厩好了。”

“这……”萧思君瞪着眼睛看向陈宁。

若说池墨茵因为前事对萧思君心怀芥蒂那还说得过去,但陈宁居然能如此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出卖兄弟,这要是让他阵前的猛将们知道了,不知他还要怎么带兵。

池墨茵叹声道:“罢了,怎么说萧掌门今日也是救了本宫,本宫也不能恩将仇报不是?萧掌门你就和太尉大人一同打地铺好了,大不了本宫今晚抱着剑睡就是了。”

萧思君眨巴着眼睛,歪着头看向池墨茵。

池墨茵很夸张地将头一甩,向屋子深处走去,然后径自坐在了卧榻上。

萧思君又转头看向陈宁,一脸委屈问道:“我就真的这么像个淫贼吗?”

陈宁端着茶杯,连严肃地点了点头:“像,真像!”

陈宁这样子真是惹急了萧思君,萧思君也不管什么长幼尊卑了,冲上去一把捏住陈宁的脸颊用力向外扯着,嚷嚷道:“你就知道在旁边扇阴风!”

陈宁虽然被萧思君扯着脸拉来拉去,身子跟着左摇右摆,但手中茶杯里的茶水倒是一滴也没洒出来,他还不忘装着无辜口齿不清地嚷道:“救命啊,淫贼打人了!”

第二日,三人用过早饭后,池墨茵便带着两人到了另一家客栈。

原来当时有人找池墨茵共诛郭埙时,池墨茵并没有告诉门派中其他弟子,而是一意孤行去了金谷园,如今她便是带二人与凌霄宫其余弟子汇合。

三人刚走进客栈,一名等在客栈大堂的凌霄宫弟子便看见了当先进来的池墨茵。

他急急忙忙走上前拱手道:“见过宫主。宫主昨夜去了哪里?这附近昨晚乱了一夜,有一队不知哪来的兵士四下搜捕什么人,各位长老都担心了一夜。”

看来那郭埙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善罢甘休,好在昨夜三人都不在附近,否则搞不好还得连累整个凌霄宫。

池墨茵心下长舒了一口气,挠了挠头,回首看了身后两人一眼,忽而想起三人一夜共处一室来,忸怩道:“这……昨日偶然遇到了这两位,所以坐在一起聊起天了,不知不觉就忘了时间。”

“茵儿你虽是一宫之主,但毕竟还是个女孩,怎能如此不顾名节?”

忽而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三人耳中,三人循声望去,见一皓首老者从二楼缓缓踱了下来。

池墨茵赶紧迎上前去行礼道:“弟子见过龚师叔。”

那姓龚的老者点点头,然后走到萧思君和陈宁面前,向二人稽首道:“多谢二位送茵儿回来,茵儿性子有些泼辣,若是给二位添了什么麻烦,老朽就在这赔礼了。”

听了这话,二人脑中忽然浮现出昨日池墨茵仗剑大闹的场景,一会要抹了萧思君的脖子,一会又要捅穿陈宁的心脏,不禁脸上都浮现出一阵扭曲的笑容,但他们又不能直说,只能保持着扭曲的笑容道:“没没,池宫主豪爽得很,不愧为女中豪杰。”

池墨茵当然听出了萧思君这话意有所指,红着脸怒道:“萧思君你什么意思,是说本宫不像女人了?”

“茵儿!”许是觉得池墨茵这样子有失一宫之主的威严,那老者稍有些愠怒地喝止了池墨茵。

但他说出口后,才忽而发现他似乎忽略了刚刚那一句话中更重要的信息,便猛然转过头来,看向萧思君,问道:“刚刚茵儿叫少侠‘萧思君’,老朽冒昧一问,少侠便是真武门掌门人萧思君吗?”

萧思君点点头:“不敢欺瞒前辈,晚辈正是真武门萧思君。”

这一回就连旁边的年轻人也露出一脸惊讶,上下打量着萧思君。老者点着头啧啧称奇:“老朽还奇怪呢,怎么这位少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沉稳的步伐,没想到竟然是萧掌门,真是英雄出少年。”

然后又将视线定在了陈宁身上,问道:“那这位也是真武门的高手喽?”

这时候来洛阳的,十之八九是来参加白马寺集会的人,因而能结伴同行的也多是同门,更别提是各派掌门了,自然是要多带些人马,壮壮声威才好。

所以这时候老者有此猜测也算是合情合理,然而他如何想到萧思君从来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

陈宁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对老者行礼道:“小生可不像各位一般闲云野鹤,轻松自在。小生洛玄烟,去年刚考上进士,有缘认得了萧掌门,故而与他一同来洛阳游玩。”

陈宁太尉的身份过于招摇,更何况他现在还是戴罪之身,用个假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池墨茵也没有就此问题说些什么。

老者点点头:“看先生刚刚一步一趋间,也是有功夫在身的。”

陈宁笑道:“花拳绣腿,聊以自卫罢了,不足挂齿。”

老者道:“先生谦虚了。”

二人便这么一来一回谦让起来。池墨茵看着两人这搭台唱戏一般的一唱一和,不多时便没了耐性,她走上前与那老者和青年道:“本宫与这两位说好了,怕是明日人多,咱们便今日先去白马寺好了。”

老者看看两人,又看看那年轻人,颔首道:“也好,那老朽去叫上其他人。”

凌霄宫这次共来了五人,除了宫主池墨茵外,还有两个长老并着两个弟子。加上萧思君和陈宁,总共七人的队伍就这么向白马寺的方向而去。

七人结伴转过了几条街,走了没多久,来到一条繁华的街道上。这街道左右摊位林立,原本应当是行人摩肩接踵的热闹景象,但这时候却没多少四处走动的行人。

萧思君等人略感奇怪,向前又走了几步,却见乌泱泱一片人海围在了一起,在街道另一头聚集了起来,就连附近摊位也有几个摊主放下了生意,挤在人群里看热闹去了。

陈宁见了笑道:“这倒是有意思,什么事能让这许多人围在一起看热闹?”

萧思君见这里路都被堵住了,若是想过去恐怕不容易,干脆提道:“各位,这里人太多了,咱们还是换一条路好了。”

陈宁斜眼看着萧思君问道:“怎么,萧老弟不好奇?”

萧思君摇了摇头,正准备带着大家转身的时候,那人群中突然传出一片哗然,伴着有人高喊道:“打人了!”

一听这话,池墨茵眼中闪出一道精光,她二话不说飞奔过去,接近人群时腾空一跃便进了人群之中。

萧思君远远看着剩下四人也追随池墨茵而去,不禁感叹这位池宫主的侠义心肠未免太泛滥了一些。

陈宁拍了拍萧思君的肩膀,笑道:“人家池宫主可比你像个侠客。”说着也跟了上去。

萧思君无奈摇摇头,只能也抬步赶上。虽然这人群将四周围得水泄不通,但又如何难得倒萧思君和陈宁这等高手?他们只需稍微发力便能越过人群头顶,落在人群围出的中心地带。

当他二人赶到时,似乎事情已经解决了,至少并没有看到有人动手。

围在当中的是五个壮汉、一个白发长须的老者和一个看来十二三岁的小沙弥。

池墨茵就站在那五个壮汉和老者中间,小沙弥站在五个壮汉一侧,正面对他们说着什么。

萧思君上前询问情由,池墨茵道:“刚刚听这位小师傅说,是这位老人家撞到了旁边几位壮士。”

那五个壮汉为首的一个道:“姑娘话可没说全,哥几个好端端走在路上,便被这老东西没头没脑撞了上来。哥几个看他年岁大了,便不想为难他,谁知道他赖在地上不走,还挡着哥几个的路不让我们走,任我们往哪去他就往哪边挡,我这才忍不住出手教训他。”

萧思君看看那倒在地上的老者,见他面色发红,眼神迷离,隐隐还能闻到一股酒臭味,想必是喝醉了才来闹事。陈宁也看了看老者,道:“这么说来,是这老人倚老卖老了,那倒是真怪不得几位壮士了。”

那小沙弥听了这话,急急道:“先生怎么能这么说,虽然老人家有错在先,但他毕竟上了岁数,怎能禁得住几位施主的拳脚。我们劝劝这老人家,让他让一下,到一旁休息就好了。”

萧思君也觉得这老头倚老卖老颇为可恶,但当街殴打个风烛残年的老者也说不过去,倒是这小沙弥的说法还算靠谱。

然而正当萧思君准备劝那老者的时候,老者却先嚷嚷道:“我不让,不让,这小子还欠老头子酒钱呢!”说着他便伸手指着那几个壮汉中为

《胡为仗剑游》 免费阅读章节

《胡为仗剑游》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