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毒妻》重生之侯府嫡女 虐文 重生之毒妻傲娇受

重生之毒妻

古代言情已完结

《重生之毒妻》为沉默的美伢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第十一章局中局 陈妈妈立在书桌边,恭敬的对李老爷行完礼,然后一脸平静的说:“老爷您传老奴来所谓何事?”李老爷坐在椅子上,微抬眼皮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8 06:05: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重生之毒妻》为沉默的美伢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第十一章局中局 陈妈妈立在书桌边,恭敬的对李老爷行完礼,然后一脸平静的说:“老爷您传老奴来所谓何事?”李老爷坐在椅子上,微抬眼皮

《重生之毒妻》免费试读

第十一章局中局

陈妈妈立在书桌边,恭敬的对李老爷行完礼,然后一脸平静的说:“老爷您传老奴来所谓何事?”李老爷坐在椅子上,微抬眼皮,见陈妈妈行礼很恭敬,很是满意看来陈妈妈站在自己这边了,于是淡淡的说道:“妈妈,可是笥侯老太太的老人了,不知可知昨天百寿堂之事,希望妈妈照实说,不然我可不知想把妈妈一家怎么安排了?”陈妈妈听完不禁冒冷汗了,还好自己打算站老爷这边,不然以后在府内就不好过了,要知道这府里还是老爷说了算,老太太现在也开始让人不省心了,说不定哪天老太太就会被送到哪里去养老了。要知道李老爷从来都不会对人心软的,只会对自己有利的人孝顺。忙把昨天百寿堂内发生的事,一点点说给李老爷听。说完就低头不敢看李老爷了。

李老爷听完很气恼,自己这个娘就是不省心,什么事都不用脑子想想,也不分事情缓急,就只想着如何打压媳妇,真是不让人省心。如若不是如兰心细,这小事也能被老太太搞成大事。不想让外人知道都难了,要知道这世上最难防的就是人口了。虽说吴氏只是四品官的嫡女,便是配自己还是可以的,进门就生了嫡长子和长女,内宅处理的也是可以,从不会让自己觉得难看,怎么老太太就天天看不顺眼呢?想来也是觉得吴氏不是高门女,轻视吧!但是自己当初也是官运平平,还是为了拉拢吴家才想法子娶了吴氏。如今吴家虽不是显贵,但是在军中也是有些地位的,在京城也是不会轻易倒掉的。这个老太太真是不知她想的什么,高门女哪时看不上自己了。看来如今也要随时防着老太太惹事了,可孝道为大,总不能去斥责老太太吧?看来只能找人看紧老太太了。李老爷看陈妈妈老实的立在边上,想想这陈妈妈对老太太也并非死忠,对自己也是恭敬的,不如让陈妈妈去看着老太太,有事也好急时向自己禀告,于是温声对陈妈妈说:“妈妈,您是老人了,有些事也要劝着老太太些,万不可再发生昨天哪种事了,有事你知道该怎找老你的?”陈妈妈知老爷是让自己看着老太太,心中大喜,看来自己算搭上老爷这条船了,忙高兴的说:“老奴知道怎么做的,请老爷放心。”

七局中局

吴氏当天立马传来知情的小厮和妈妈,关在自己院内,一个一个开抬审起来了。不过结果并不乐观,所有人都说不是自己。吴氏知自己身边只有康妈妈知此事,但康妈妈是绝不会做此事的,哪部题就只在老爷身边的小厮身上了。可打也打了,怎么都审不出来。如兰站在边上看吴氏审下人,心里也是着急的,小厮们都说没有说给府内下人听,自己爹身边的人,一向也是嘴紧的,那如何传到府内下人口中呢?想想,对了,这些小厮一定有看喝酒的,说不定就是酒后说漏嘴了。于是如兰对跪着的小厮们说:“你们几个最近可有人同府内下人喝酒?”小厮们都互相谈望望,不知道小姐为什么这么问,但也没人回话。如兰心想如果不下点狠的,不会有人招认的。于是冷笑着说:“看来不让你们吃点苦头,还以为小姐我跟你们闹着玩了。康妈妈去拿刀来,每人剁一个手指,若有人能指出别人有喝酒来,就不用剁。不然一个一个手指剁,直到有人说为止。”康妈妈和其它老妈妈全部一起上,按住跪在地上的小厮,准备去剁手指。其中一个小厮见大小姐是真狠心了,忙哭着说道:“大小姐,不要剁奴才的,奴才叫长福,前几日奴才见长寿被府内门房拉着去喝酒了,当时奴才还很气愤他们没有叫上奴才呢?”那叫长寿的小厮听完就全身发抖了,心想自己确实有和门房阿旺喝过酒,只因阿旺想自己在老爷面前帮他寻个好差事,就硬拉自己去他家喝酒了,加上自己也是看那一口,就立马去了。这下可全完了,长寿想到此就忙跪头:“奴才确有和门房阿旺一起喝过酒,不过奴才哪天喝多了,真不知道有没有说不该说的话,求大小姐饶命呀?”如兰看也看阿旺一眼,只是对旁边的冬梅使了一个眼神,冬梅立马退了出去。

然后如兰也不看跪着的下人,也不让他们起来,只是端起茶来喝。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下面跪着的下人也不敢吱声。不久冬梅就领了一个小厮进来,正是阿旺。阿旺到大小姐忙跪下行礼:“奴才阿旺见过大小姐,见过太太。”如兰抬起眼皮凌厉的看着阿旺:“阿旺,你可有去拉长寿喝过酒?可听了不该听的话?照实说,本小姐可是没有闲工夫的。”阿旺听到此处又见大小姐的眼神,怕的死忙胆怯的说:“长寿确有和奴才喝过酒,也是哪天喝多了,所以和奴才说了一些胡话,奴才不知轻重说漏嘴让婶娘听到了,请大小姐责罚。”长寿听完气的脸都白了,真是祸从口呀!看来以后自己万不可再喝酒了,不然说不定哪天就小命不保了。如兰听完也不啃声,只是扫了立秋一眼,立秋马上领命退下。片刻不到立秋就领了一个粗使妈妈过来。那妈妈脸圆圆的,一脸福相,就是眼睛小小的看起来很刻薄,看起来就是一个爱闲聊的。看来此事还真是这和这个妈妈有关了。那粗使妈妈想到太太最近再查的事,想到大小姐来传自己,又见自己的侄子也跪在这里,就知此事一定盖不住了,也不要人审了只是哭看跪下:“奴婢见过太太,见过大小姐。大家都叫奴婢秋妈妈,是内院管打扫做粗活的,奴婢绝不敢乱说话的,这事也不是奴婢传的。奴婢只是一次不小心和同是打扫的李妈妈说过一次这事,连奴婢的男人儿子都不知道呢?求大小姐不要责罚奴婢。”

如兰让人去找李妈妈来。吴氏全程当看客,也不插话,只是让如兰自己处理。如兰也知吴氏是在历练自己,就更是用心审问起来,也没去看哭看眼睛也肿了的秋妈妈。李妈妈进门就见跪了一屋子的下人,还有断断续续在哭,可又不敢大声哭的秋妈妈。心想一定和府内最近的传言有关,看来自己一定要撇干净。不然自已一家以后如何在府内生活。这秋妈妈也是都怪她自己,真是不该和她瞎聊的。李妈妈跪下就低头说:“见过太太大小姐,奴婢李妈妈确实听秋妈妈说过一些胡话,不过奴婢用全家Xing命担保,自己绝对没有说给任何人听过。至于府内的谣言,也绝对和奴婢没有关系,请大小姐明查。”如兰轻轻勾起嘴角,慢慢说:“那不就是我冤枉你们了,仔细想好了再说,要知道这府里最不需要连话都说不好的奴才了。”李妈妈心想完了,自己一家人都不是家生子,好不容易在府内有了差事,一家人都可以有饭吃,有衣穿,如果自己因此事连累,那么一家人都要被小姐赶出去,说不定到时候一家人连饭都吃不上,女儿说不定要被卖到脏地方去。府内对独错赶出去的下人从来都不手软的。这下如何是好呢?可这事真不是自己传的呀,哪一定是秋妈妈了,对了,一定是她。想到秋妈妈这时还要拉自己出来就很气了。就算秋妈妈在府内比自己有关系,也不能因为怕秋妈妈就什么都不说了,到时候害了一家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

想到此李妈妈就心一硬对着如兰说:“大小姐,这事真不是奴婢传的,是秋妈妈想拉奴婢出来当替死鬼。奴婢一家都不是家生子,只想找个好差事当差,让一家人有饭吃,怎么会去为了一点利益就让一家人被赶出去,继续吃上顿没下顿呢?奴婢可不像秋妈妈是家生子,在府内多的是人为她求情。奴婢有一次在打扫二小姐院子时,见二小姐的贴身丫头晓桥跟秋妈妈说了什么,还给了秋妈妈一大包东西,看样子是银子。不信您去问秋妈妈吧!”

《重生之毒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